【HQ/黑月】[无授权自翻]鬼先生请不要到这里来

打分请走→  P站ID:3786281 すみれさん 

 

作者语:双向箭头的黑月酱in音驹高中

        友情出演:乌野、音驹、枭谷的大家。

        黑尾和月岛在捉迷藏。

 

 

「月!快出来!」

黑尾的声音在音驹校舍内回响着。

都立音驹高中内正在进行共同练习。现在日常练习已经结束,一些成员在其他地方进行着自主练习,还有些洗澡后准备休息,各自度过这一段时间。

「月呢?」

「黑尾!快来帮我拦网——!」

「木兔さん,我来拦网!」

「只有列夫和日向的话完全不行啊——」

「好过分!」

扫视一圈体育馆,平时一起进行自主训练的成员大都聚集在这里,应该也在的那个人却不在。

「可恶,到哪里去了!」

无视里面的家伙的招呼,黑尾乓地一声关上大门。

「那家伙是怎么了?」

「好像在找月岛。」

「哦,把月一起带回来的话会来拦网吧。」

「…会回来吗。」

木兔和赤苇交谈着。想到脸上一副必死表情的黑尾,赤苇歪头不解。

黑尾追着月岛并不少见,但是那个脸上不复戏谑的黑尾却让人感到些许违和。

月岛为什么在逃跑呢。

「赤苇!快给我传球啦——」

被木兔呼叫着,心思回归球场上。

不过,黑尾さん不会做让月岛感到难过的事。

下了结论,赤苇回到了球场。

 

 

刚洗过澡的西谷和田中一边说笑着一边走上楼梯。乌野的房间是在二楼的教室。他们一面歌颂着洁子小姐的美和一些乱七八糟的话题。正当两人转过楼梯的平台处时——

「!」

「唔哇啊!」

月岛正在快速跑下楼梯。

要和他撞个正著了!西谷急忙躲开,田中摆好防御姿势,这时,月岛抓住栏杆一跃而上,脚下用力一踩扶手,便从两个人头顶跳过,轻飘飘落在了平台上。

「……抱歉。」

以美漫英雄风格落地的月岛回头轻轻道了声歉,之后立刻又飞奔下楼梯去了。

「……吓死我了。」

「……那家伙在飞啊。」

田中和西谷愣愣地张着嘴,嘟哝道。

「啥,月岛那家伙原来那么能跑啊。」

「好高……跳起来更高……」

说起平时的月岛,留下的基本都是站在场上的形象,印象中并不敏捷。况且,以那种方式翻过扶手,从人头顶上跳过去什么的,又不是替身演员。

不过,拦网时倒是经常跳。

从来没有见过月岛那么能跑的样子。难道那家伙认真起来很厉害吗?两个人同时想到。

「……真是吓了一跳。身体真轻——因为很瘦吗?」

「比轻盈的话我可不会输喔!」

「不过,确实小谷这边更厉害啦。」

两人重新拾起气魄继续向上走,马上就要到二楼了。在最后一段台阶处,预备拾级而上时。

「哎呀……」

「唔哇啊!」

以轻飘飘地掀起一阵风的势头,黑尾突然现身。

又来?!两个人正发着愣,黑尾从他们身边,正确地说,是从靠近栏杆一侧的田中张开的手臂和墙之间的缝隙中一掠而过,快得令人看不清。之后迅捷地跳下三四级台阶,落在平台上迅速转头。

「抱歉啦,没事吧?」

黑尾仰视着还保持着僵硬状态,仅仅来得及回过头去的田中和西谷,单手举到面前致歉。

「是……」

「没关系……」

「抱歉啦。」

刚刚听到两个人的回答,黑尾就马上跑下楼梯。

「……柔软。」

「的确很柔软。」

「世界柔软锦标赛日本代表。」

「那是啥呀好帅!我也想当!」

「小谷可没那种程度。」

两个人一边回想着刚才月岛和黑尾行动之敏捷柔软,一边吐槽。

「……嗯?黑尾さん,是在追月岛吗?」

西谷突然察觉到,月岛那样子确实不寻常。

「啊——大概是吧,月岛那家伙做啥了。」

「又是拦网吗?」

「像刚才那么拼命的月岛可不多见。」

「真是的,比赛的时候也给我那么拼命啊!」

「要是那样的话感觉都不像月岛了。」

不可思议的是,哪怕只是想想装了个日向内芯的月岛,都无端觉得心情变差了,就像是绝对不能混在一起吃的东西一样。

正因为平时无精打采,所以月岛才是月岛,两个人想着,虽然不知道为啥正在被追赶就是了。

 

 

几分钟前。

「打扰了!月岛在吗?」

黑尾砰地一声拉开了权且充作乌野房间的教室门。

「哦?黑尾啊。」

「怎么了?月岛的话不在哦,不是和你们留下加练了吗?」

在里面的是菅原、泽村和东峰,将白板竖在正中间,正在写着什么,大概正在做阵型的确认吧。三个人转头看向突然出现的黑尾。

「不,嗯——正在找他啦。」

「虽然很感谢你愿意带月岛自主练习,不过可别把他累坏了喔?我们优秀的拦网手。」

「这话对木兔说去,手下不留情的是那家伙。」

一番谈话之后,只把头探进教室的黑尾听到了走廊漆布作响的轻音。猛地回头看去,通往楼梯的角落里,一片黑色运动服的衣角一闪而过。

「……在那!」

黑尾像是被门弹开一样飞快跑了出去,三个乌野的三年级生目送着他飞奔而去的背影。

「怎么说呢……感慨颇深啊。」

菅原嘟囔道。

「咦,为什么?」

「就是说,月岛和别的学校的前辈们加练喔?那个没精神代表的月岛啊。」

菅原扑哧笑着回答东峰。

「不过,他应该是对排球产生热情了吧……和那些吵吵嚷嚷的家伙待在一起,对月岛来说也很轻松,不是吗?」

进一步组织语言的泽村勾着唇角解释道,东峰一知半解地歪着头。

「对,看来能够偶尔见面也很不错。」

「但是啊,和偶尔才见的黑尾他们几个却这么亲近,怎么说,是有点寂寞还是有点不甘心呢,不是吗?」

泽村和菅原看向将肩膀塌下,嘟囔着的东峰。两人一笑,同时给那宽阔后背以一击。

「好痛!」

「你这胡子蛋,别说没出息的话!」

「旭真是玻璃心。」

「好过分……本来就是啦!」

「嗯,可能是吧。不过黑尾和木兔他们是和我们不一样的存在哦。」

「那些家伙是其他学校的前辈,是对手学校。我们是同伴也是前辈!我们只要在身后等待月岛归来不就好了呗。」看着得意地说着的泽村和一如既往笑嘻嘻的菅原,东峰也笑了。

「嘛,嗯,是啊。」

「请听我讲!刚才月岛飞了啦!」

「黑尾さん当上世界柔软锦标赛的日本代表了!」

「……哈?」

进入教室的田中和西谷的吵闹的声响盖过了东峰的回答。

比起月岛,更重要的是如何拯救这些家伙的大脑,泽村想。

 

 

「啊,月岛。」

在一楼走廊奔跑着的月岛被人叫住,回头看去。在那里的是音驹的学生们——夜久、海、孤爪、山本和福永。应该是要去洗澡吧,大家手中都拿着洗浴用品。

「月岛,黑尾在体育馆吗?」

被夜久搭话,月岛向着他们的方向走去。

「我想他大概马上就会来这边。请不要说看见过我。」

「嗯?啥,在逃跑吗?」

「啊、稍微……」

「嗯……让我把你藏起来吧!」

「诶?」

偷笑着的夜久仰头看着月岛。看来敌人的朋友是同伴呢。

 

 

「啊,黑尾——」

正在走廊里奔跑的黑尾被夜久叫住。向着那边看去,去洗澡的方向站着几个队友,夜久正面对着这边。其他的人都拿着手机,不知为什么聚在一起头碰着头。

「今天的会议是几点?」

「诶?啊——熄灯前……10点45分!」

「了解。主将别忘了开会哦!」

「啊,对了,看到月岛了吗?」

「不知道——没在自由练习吗?」

「嗯,谢了。」

没有路过这里吗?黑尾转身原路返回。

「……大成功~」

回过头来的夜久笑着说。闻声,穿着音驹的红色运动上衣,头上盖着毛巾的月岛也转过头来。

「非常感谢。」

月岛取下毛巾和外衣还给了海。

「那句、要藏树木的话自然是森林最好,是这么说吧?抱歉,我们的主将肯定是在打什么坏主意。」菩萨笑的海说。

「请问有什么可以藏起来的地方吗?」

「乌野的房间不是最安全的吗?泽村他们也在吧?」

「刚才被突击过了,所以我不太确定。」

「嗯——因为是我们的学校呢——暗的地方没关系的话,去上面的教室藏起来怎么样?你们的运动服也是黑色,应该很容易混在黑暗里的吧?」

夜久指着上面说,不论如何先躲到主将会议为止吧。黑尾也差不多该厌倦追逐了。

「非常感谢。」

深深鞠了一躬,月岛登上台阶。

「明明是其他学校的一年级,总觉得对不起人家啊。」

「就是。」

海和夜久正交谈着,随着由远而近传来嗒嗒的脚步声,黑尾突然又冒了出来。仔细看着从刚才为止就没有动过的成员们,睁大了双眼。

「果然!」

「啥?」

「刚才月在的吧!竟然骗我!」

啊啦,暴露了,海和夜久对视了一眼。

「真厉害啊,黑尾,亏你发现了。」

「人数合不上啊,看外形不是犬冈,列夫又在体育馆。」

「喔喔,有点主将风范了呢!」

「我就是主将啊!」

「我说你,别吓坏其他学校的一年级。」

「才没有吓他!」

「人家可都在逃跑了。」

「因为那家伙不听我说话!他去哪了?」

「我才不说,快放过人家吧。」

「真是的,你弄错了!不是那样的!」

黑尾一边噌噌地挠着头发一边大叫着跑掉了。海和夜久目送着他的背影,无奈地再次对视一下。

 

 

跑上教学楼顶层的月岛进入教室,静悄悄地关上门。虽然内部黑漆漆的,但是眼睛习惯了黑暗,所以还算看得清。

「好累……」

在完全陌生的学校里反复奔跑到脱力了。月岛一进来就靠在走廊一侧的墙上抱膝坐下。

主将会议是十点半开始,如果考虑到在那之前吃饭和洗澡都要结束的话,在这里藏一小时左右比较好。

失败了。

明明难得有偷学黑尾技术的机会,却只看到了一点点,练习也没有做。装作一无所知回体育馆吗?但如果黑尾不在就只是事倍功半罢了。有必要学习他的拦网技术。

「……我为什么……」

说出来了呢。

在心底默默叹息着。

月岛吐了一口气,将头埋在膝盖里。

 

 

 

开始自主练习时,月岛如往常一样,集中精神试图拦截木兔的扣杀。另外,他暗自观察着黑尾拦网的时机,为了能够配合进而化为己用,而锲而不舍地尝试着。

中途月岛发现没有饮品了,因为在音驹高中于是去问了黑尾。

「请问自动贩卖机在哪里?」

「在学校的商店附近有。」

正当询问方向时,黑尾说着「一起去吧,我也要买。」于是将拦网拜托给日向和灰羽,两个人结伴走出体育馆。

不过一会儿自动贩卖机便映入眼帘,当月岛拿出钱包的时候,黑尾问。

「月,喝什么?」

因为黑尾正在放入零钱,所以月岛问道。

「请客吗?」

「你想被请吗?」

「真是抱歉非常感谢前辈。」

「呜哇,被月叫了前辈还是第一次啊。」

「我喝茶。」

「我还没有说要请你啊,那这样吧。」

黑尾笑了,表情明显是在考虑着什么坏事。不管怎样,先等等看他要说什么。

「说,喜欢黑尾さん?」

摆出一张像是在句末加上心形标记的笑脸,歪着头的黑尾……实在是非常奇怪。月岛干净利落地凝固了。

「喂!月!不许无视!」

「……啊,抱歉。因为冲击太大所以关机了一会儿。」

「啥冲击?!」

「呀,真的是很大的冲击呢。」

「不可爱吗?一点都不?」

「……」

「月!不许无视!会伤害到黑尾さん的!」

确实是因为奇怪的姿势而当机了一会儿。不过还有,另外一件事。

说喜欢……什么的。

——想说却不能说的心思,差点以为被发觉了。

 

 

是的,月岛喜欢黑尾。

想说出来。想干脆说出来算了。那么喜欢你。

但是,并没有那么简单。

首先都是男人。东京和宫城。两年的差距。

本来就只有部活合宿时才能见面,这还仅仅只能持续到黑尾毕业为止。明年开始,不,春高结束之后,连像这样见面都做不到了。喜欢上这样遥不可及的对象,只有傻瓜才敢一述衷肠。

偷习着对方的技术,创造出回忆。多年之后,对这段淡淡的暗恋一笑而过就好了。

明明,是这样想的。

「给你茶。」

「喜欢,黑尾さん。」

真的很想说出来。

不说的话,胸膛就像被堵住一样苦闷地骚动着。「喜欢」,只言片语在喉咙梗塞着。

那个声音。那张脸。那双手。那头乱发。那道目光。汗水下脸的轮廓。开始助跑时肩膀的动作。跳跃前移动的视线。肌肉贲张的健壮手臂。他的温柔。他的严厉。他的笑容。

列举不尽。

所以,有点轻举妄动了。

「喜欢你。」

呆呆地看着这边的黑尾,摆着一张用蠢蛋一词都难以形容的脸。

大概没想到月岛真的会说吧。……也没有想过这是真心话吧。

「有麦茶吗?」

「月。」

轻轻吐了口气,默默地平复心情,探头去看自动贩卖机的月岛随着黑尾的呼唤而转过头去。就在这时第一次大吃一惊。

——摆着什么样的表情啊。

注视着月岛的黑尾,就像瞄准了猎物的捕食者,用锐利的眼神刺穿着月岛。

「刚才的——我没有会错意,吧?」

黑尾的话令月岛冷汗直下。

暴露了吗?他以为,因为是一时乘兴的真心话,所以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失败了。怎么办。

不蒙混过去不行。哈?什么?会错意说的是什么?不说不行。快点。

随着清脆一响,月岛的肩膀大幅度地弹动了一下。

那是没有按下按键的自动贩卖机吐出硬币的声音。

因为这声音,总算鼓起勇气的心,崩塌了。

「……月。」

不行了。脸上发热。难以保持平静的表情。什么感觉,心脏很痛。好痛苦。别看我——

黑尾眼中映出的是,脸红着,像要哭出来一样的月岛,单手捂住脸试图逃避他的视线。

这样的表情,从来没有见过。

「月……啊!」

已经难以忍耐的月岛背对黑尾跑了出去。

已经结束了。

还没有学到所有的技术,却做了蠢事。

——其实,不只是拦网技巧。

明明只有在合宿中才能和黑尾待在一起。排球也好,无聊的事也好,说着话,并肩站在一起。

这段时间已经很有限了。

尽管如此。

自己把这个机会破坏了。真是笨蛋。

「给我站住!」

「?!」

从背后传来黑尾发怒一样的声音。月岛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身后追逐的黑尾就像恶鬼一样狂奔过来。

「站住!月!」

「……不要!」

「你啊……真的!」

「说了不要了!为什么要过来!」

「因为你在逃跑啊!」

「那是因为你在追啊!」

「快停下!不会让你疼的!」

「想做什么啊好可怕!」

就这样,发展为在整个音驹高中范围内的捉迷藏了。

 

 

 

 

明明没打算说的。

无论怎么难过,无论怎么痛苦,自己明明知道,说出来是不行的……

难以忍受,想说得不得了,已经喜欢黑尾到这种程度了吗?

——啪嗒啪嗒,在楼梯处回响而上的脚步声。莫非是黑尾?还是深夜的警备员?

不管被谁发现都很糟糕……像这样靠墙坐着的话,从教室后面入口看,应该可以藏在柱子的影子里不被发现。柱子突起的部分又紧靠着桌子,同样可以挡住月岛。

脚步声越来越近,没有半分犹豫地朝着月岛所在的地方转向了。

鼓动的心脏似乎要破胸而出。

最坏的结果,如果是黑尾打算进到教室里,就趁着他环顾教室时,借着黑暗的掩护从前门全力冲进走廊。月岛如此打算着。如果他进到别的教室里,也能趁机跑掉。月岛集中精神倾听着。

脚步声是朝着哪里前进的呢?随着脚步靠近过来,月岛确信了来人是黑尾。这是排球鞋发出的声响。这下子不得不认真地伺求逃跑的机会了。绝对会跑掉的,月岛半是赌气地想。

脚步声径直地向月岛身边的门靠近,很有气势地拉开了把手。

来吧,胜负从这里开始。

潜伏在柱子的影子里,寻找着到对面的出路。如果没有发现月岛就离开的话更好。如果想进来巡视一番的话,就趁此机会从打开的门里跑出去。

以高度绷紧的精神,月岛感知着奔跑所用的肌肉,而就在这时,进入教室的黑尾,马上砰地关上门,粗鲁地拉开月岛眼前的桌椅,咔哒一声坐了下去。

「哈——……诶?」

坐在椅子上的黑尾大概是平时也这么做,将长腿大幅度地伸出桌框,运动鞋踢到了月岛的脚。

保持坐姿的黑尾上半身撑在桌子上看着月岛。

啊啊,被发现了。正当月岛这么想的时候。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月?」

发出巨大的撞击声,连人带椅向后翻倒的黑尾,在发出了仿佛世界末日到来的尖叫声后,好像终于发现是月岛了。

比起考虑逃跑,还是被当做怪物一样对待的焦躁要更强烈。月岛站起身来。

「真是丢人的声音。以为我是幽灵吗?」

「是啊!因为有怪谈啊!」

「才不知道那种事。」

「呜哇吓死我了,以为心脏要停止了。」

黑尾一边哈地做着深呼吸,一边垂头丧气。月岛总觉得那个样子很滑稽,不自觉地就笑出来了。

「呵,没出息……」

「吵死了……坐下怎样?这里。」

喀啦喀啦地拉回椅子,黑尾指着月岛身旁的座位。

「因为是夜久的,可能有点矮。」

黑尾笑嘻嘻地说。

这里是夜久的座位吗?

「然后这是我的座位。三年五班最后面的位置。」

「……呃?」

「诶?你进来的时候不知道吗?」

是这样啊,这里是黑尾的班级。进来时,连是几年级的教室都没有确认一下。

「这啥啊……这不是命运吗!」

月岛早已习惯暗处的眼睛,在黑暗中也看得清黑尾的笑脸,像是害羞,又像是高兴的表情。

「已经跑累了,就想先冷静一下再好好考虑,所以来了教室。没想到月也在这里。」

「……完全,不知道。话说回来,连黑尾さん是几班的都不知道。」

「啊,这样。」

按照他说的,月岛把夜久的椅子横向拉开坐下,以便环视教室。

这就是黑尾平常生活的教室。在热闹的环境里,夜久在这里坐着,还有其他的朋友们一边谈笑着一边做些蠢事,这样的场景清楚浮现在眼前。

「月呢,坐在哪里?」

「我的话靠近窗边,从后数起第三个。我们一年级在四楼,音驹是三年级在顶楼呢。」

「因为最了不起吧。」

「上了年纪的学生就要跑到最顶层,真残酷。」

「18岁还很年轻好吧!」

「是这样吗?」

在这里对话就中断了,静默得可以听见远处车响,以及自主练习的声音。

虽然沉默着,却不可思议地并不感到苦闷。在头脑中想象着平日黑尾在这里生活的样子,令人高兴。

「如果和月成为同学的话,会怎么样呢。」

与黑尾的轻声低喃所微妙重合着的思绪。

「宫城和东京是不可能的呢。」

「嗯,尽管是这样,假设。一样的班级,一样的部活,关系会不会变得好起来啊?」

「……会吗。我不太喜欢吵闹的家伙。」

「才没有那么吵喔?我。」

「那么我认识的黑尾さん又是谁?」

「……不喜欢吗?」

听着这样平静的声音,将涌到嘴边的话语吞进肚子。

无法看向黑尾。

果然,刚才的真心话,传达到了吗。

「我,是同学也好,队友也好,前辈也好,后辈也好……都会喜欢上月。」

咚,咚,咚。逐渐放大的心跳。

……那是什么意思?他想说什么?为什么,现在,会说这样的话?

「呐。」

肩膀被抓住,身体被转向黑尾,他脸上的表情——比赛场上,更为认真。

「我们,是两情相悦的吗?」

——两情相悦?

真是好久没有听过的话了。

简直像小学生时代,月岛隐约记得同学有用过这样的词。

——两情相悦?

谁和,谁?

小学时,同班的武藤さん和泽田さん,据说是两情相悦的。

似乎是互相,喜欢的。

「——诶?」

「诶,不对吗?」

两情相悦,是两个人互相喜欢对方的意思吧。

月岛喜欢着黑尾……那么,黑尾……

「诶,搞错了?……啊——会错意了啊……得意忘形了吗……失败……」

手离开了月岛的肩膀,黑尾捂住了自己的嘴陷入了沉默。那是在因什么而苦恼的表情。

话说回来……什么会错意?什么失败?那个表情,怎么回事?

黑尾放开了捂住嘴的手。视线上移,捕捉到了月岛的目光。

又来了。被这道目光穿透着。

「月,我,喜欢你。」

头脑,变得一片空白。

「你可能会觉得我很恶心……不过,我也想说出来轻松一下。喜欢你,月。……想成为恋人的意思。」

注视着什么也说不出来的月岛,黑尾继续说着。

「能够,和我成为恋人吗?」

虽然觉得是假的,黑尾的眼睛却是认真的。

月岛的真心传达到了。

所以,黑尾才会问,是不是两情相悦。

是因为,黑尾也喜欢着月岛。

 

 

「……好。」

「不对,不要只是应声啦。啊——吓到你了很抱歉。怎么说呢……不好好拒绝我的话,我可不会死心喔。」

「为什么……?」

「就是,我是想被干脆利落地拒绝的类型啦。说点,不行!谢谢你!这种的就可以。」

「所以说,为什么。」

「诶?」

「为什么,会拒绝你……」

「……诶?」

对话微妙地错乱着。

尽管这样,黑尾终于察觉到了。

因为,看到了月岛的表情。

——月岛的脸,在黑暗中也看得出来,皱着眉,脸色通红。

「不会、拒绝……说过了吧,喜欢、的……」

「月……」

「所以……说了、好。」

都是男人,宫城和东京,前辈和后辈。

即使这样,却拥有了同样的心意。

「……真的?」

「是……」

「真的是,真的?」

「……好缠人。」

「啊啊啊……呜哇啊啊……」

黑尾一边发出怪声一边伸出双手,在桌子上紧紧抱住了月岛。将脸埋在黑尾脖颈处,被出了些汗的黑尾的味道所包围着,月岛感到眩晕。是男人的味道,心脏因为这样的家伙而砰然鼓动,这是连自己都难以相信的事实。

「哈啊——真的吗,不是梦吧?」

「……要我掐你的脸吗?」

「不,不用了。这是梦的话就让我一辈子睡下去就好。」

「所以说不是梦啦……」

被月岛这样说,半愣着的黑尾移开了脸。月岛把手臂放在桌子上,黑尾正用手抓着他的肩膀。视线近距离交缠着。

「……喜欢你。」

「刚才,听过了。」

「喜欢你喔。」

「……所以说,」

「喜欢……」

「……」

黑尾的脸缓慢地靠近。所以,月岛什么也没能说出来。轻轻接触的嘴唇温柔地压过来。正在和黑尾接吻的事实,在胸膛中连番激荡。

就像接近的时候一样,嘴唇缓慢地离开。当月岛将紧闭着的眼睛睁开时,黑尾也正将眼帘掀起。

「……啊啊,喜欢你……月……」

之后又被静静地紧抱着。

简直像是告白的大甩卖啊。

月岛是很难从容吐露告白的类型,被这样告白了这么多次,自己都变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虽然喜欢……远距离好痛苦……」

被用力地紧紧抱住。对了,想起来了。宫城和东京,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电话或者信息,对吧。」

「那不是摸不到嘛。」

「……那个,也是没有办法的吧。」

「到月毕业为止还有两年啊——」

「那么,黑尾さん考到仙台这边的大学怎么样?」

「……」

只是随便说说的,因为远距离确实很痛苦。

「这样也可以啊。」

月岛被恍然大悟的应试生黑尾惊呆了。这个人是以什么为基准在选择大学?

「这样的话离得又近,又可以自己住!」

「但是我,大概是要去东京的大学的。」

「那不是没意义了吗!」

「这不是根本没有在认真考虑升学考试吗?三年生。」

「志愿学校还是决定好了的。」

「是哪里的大学呢?」

「东京。」

「那么,请去那里。……两年后,我会来这边。」

虽然不知道这段关系能否持续到那个时候……月岛心头一抹不安掠过,但是如果说出来的话也许就会成真,所以没有说。

因为,刚刚才好不容易知道,是两情相悦的。

「嗯,会等。不过,我也会去见你喔!」

「……会花费交通费的,请不要勉强。」

「不要说这么薄情的话!即使这样也在担心着黑尾さん吗?可爱死了!」

「等等……请冷静下来。」

「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嘛!」

「好难过……」

被结实的臂膀紧紧束住,脸都要变形了。什么啊这个气势。不过,平时这个人也是这样的情绪。

「啊,但是。」

黑尾放缓了力度,与月岛再次正面相对。

「在东京体育馆的决战,没有问题吧?绝对不要输喔!……县内预选赛,好好赢下来。」

音驹的主将眼中寒芒一闪而过。应该说,这样的表情更令人安心,抑或是更熟悉呢。

「分母更大的是你们那边吧?比起别人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怎么样。」

「喔!很能说嘛。」

黑尾轻笑着,那是已熟知的笑容。月岛也轻轻笑了。

「那么,可以回体育馆了?自主练习还在进行吧?」

「嗯?啊——应该是吧。还能再打一会儿。」

「走吧。」

看着站起来将椅子放回原处的月岛,黑尾扬起了一边的唇角。

——明明不久之前还是一副没精神的样子,现在变得相当有干劲了呢。

「怎么了?」

注意到黑尾还坐着看向自己,月岛问道。

「没什么?那,走吧。木兔还在等着呢。」

虽然变得有干劲了相当值得高兴,把这个别扭小鬼欺负狠了可不好。这么想着的黑尾也站起身来。轻轻拍了一下握着门把手的月岛的肩膀,趁着他回头,在唇上轻轻烙下一吻。

「……干嘛。」

「补充能量。」

月岛显得气鼓鼓的,害羞而慌乱的姿态也令人怜爱。黑尾一边微笑着一边想,果然还是和年龄相称啊。

「走吧?」

想替一动不动的月岛拉开门而伸出手。这时,脸颊被嘴唇重重地撞上了。黑尾发觉被亲了的时候,月岛已经拉开了门。

「我走了。」

先到走廊上的月岛故作了不起地说着,眼角流露出了笑意。这算是回礼之类的吗?实在是太可爱了。

「黑尾さん.」

「我知道啦,走啦。……哈哈。」

「什么啊。」

黑尾迈开腿,和看起来很不满的月岛并肩而行。

下楼梯时,刚才的甜蜜氛围似乎有点变淡的感觉……但是,近到偶尔双肩相触的距离,一致的步调,这样行走着,心灵似乎交相呼应着。

这样,很高兴。

 

 

之后向着体育馆进发的途中,被擦肩而过的人说着抓住月岛啦,黑尾的胜利啦,捉迷藏终于结束啦什么的。

月岛的表情变得气呼呼的,而黑尾则得意地笑了。

 

 

 

(因为原文的分段有些难读,所以擅自合并了部分分段。)

(如果翻译中出现错误请指正⁄(⁄ ⁄•⁄ω⁄•⁄ ⁄)⁄)

 

评论(10)
热度(247)

© Sato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