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黑月/兔赤】[无授权自翻]光头受害者同盟的悲剧[前篇]

 打分请走→ P站ID:3786281 すみれさん

 (すみれ大大的又一篇好文,原文是有打兔赤tag的,不过描写不多)

 

作者语:

我觉得田中仙贝是大好人!

以前和朋友讨论的时候get了【田中偶然得知了黑月关系】这样的梗,被拜托了于是尝试写了下。

因为枭谷也有个光头,就让他们结成了联盟(不过那位很朴实)。

月岛和田中也是不错的组合呢。

 

——1——

「月岛,被虫子咬了哦。」

「诶?」

枭谷联盟的长期夏日合宿,今日过后,明天就是最后一日了。乌野的合宿房间内,快要熄灯时,田中对月岛说。

「手腕那里。」

「……啊。」

田中指着位于月岛左手腕手掌下,靠近小指一侧的一片红痕。

「请别让我想起来啊,明明好不容易才变得不痒的……」

月岛眉头轻皱着说道。森然高中就如其名一样靠近森林,蚊虫肆虐已司空见惯。接受惩罚时被虫子咬到也并不奇怪。

「我懂我懂,一旦想起来就会变得很痒。」

菅原笑着走过月岛身后。这一周,乌野的每个成员大概都被光顾过了。田中自己的四肢上也有被蚊子叮咬过的痕迹。

「总觉得,这里蚊子的威力也太强了吧。刚刚有点转好的迹象,却又变得很痒了。」

「难道不是因为受到了田中さん平日行为的影响了吗?」

「啥意思啊混蛋——」

「田中好吵。我熄灯了——」

泽村一边斥责着田中一边宣布关灯。被表情如同般若鬼面的田中狠狠瞪着,月岛依旧若无其事地钻进被窝,道了一声「晚——安——」。随着开关一声轻响,田中也大咧咧地在变得昏暗的房间里躺下。

话说不涂点药好吗?

田中想着月岛手腕上的那片痕迹,最终不敌疲劳,很快陷入酣睡。

 

终于到了长期合宿的最后一天。结束了漫长而难熬的日程,也到了与在这一周间建立起深切友谊的其他学校的伙伴挥别的时候。

「虎……」

「龙……」

「洁子小姐的美是不会变的……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守护她的!」

「啊啊……!拜托你了……!」

两人说着意味不明的话并眼泪汪汪抱在一起。而话题人物清水对其视而不见,头也不回地从旁边走掉了。

结束了不知所谓的谈话,田中偶然环视,映入眼帘的是正在和音驹主将说话的月岛。从后方看去,黑尾正倾斜着身子,虽然看得见月岛的脸,但是听不到他的声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月岛始终面无表情。

听说月岛和其他学校的前辈(而且还是主将)进行自主练习的时候,田中惊讶得头发倒竖,虽然遭西谷吐槽「你哪里有头发?」

但是,就是如此令人惊奇。因为,和以主将为首的前辈一起加练的,可是那个月岛啊!

即便在乌野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终于月岛也燃起斗志了吗。想到这里,心底有点发热。

被黑尾拉住手腕并举到肩部高度的月岛显出不高兴的神色,甩开了对方,将自己的手臂藏在身后。两人随后又交谈了一会儿。月岛似乎缓和了表情,就像是要埋怨「真是没办法」之类的,浮出了淡淡的笑容。

说到笑着的月岛,印象中最多的是轻蔑地自上而下的嘲笑和扑哧一声煽动般的笑声。月岛这样的笑容,田中可能还是第一次见。但是居然甩开前辈的手,失礼也差不多有个限度吧!月岛那态度可完全不像是一年级啊。

「乌野——!集合!」

随着泽村一声令下,队员们纷纷与战友告别,钻进回程的巴士,之后就只剩一路睡到目的地乌野为止,治愈连日的疲劳。斗志在合宿刺激下越发高昂,车内吵嚷了一会儿又归于静寂,天色渐趋昏暗,巴士被睡意包围着驶向归途。

正沉睡着的田中突然醒了过来。巴士依旧在行驶着。旁边的西谷将头靠在窗上大张着嘴陷入梦乡。车内寂静无声。

田中从座椅的间隙中偷偷看向后面。身后坐着的应该是月岛和山口。在睡吗?还是醒着呢?他随意地瞟了一眼。以田中的角度刚好瞧见靠近窗边的月岛,没有睡。他戴着耳机,正在看手机。手指尖在动,大概是在发邮件或者什么的。

——啊。

月岛浅浅地笑了。

不是令人讨厌的讽刺笑容,而是不自觉地笑着,清浅地将嘴角上扬。

——嗯?

田中一时并没想到既视感一词,而是觉得这个笑似曾相识……这么想着的那一瞬,仿佛啪嚓一声,他的目光和月岛撞个正着。

被发现了。

正当他思索着,月岛的眉头紧紧蹙起,抓起旁边山口身上盖着的运动衫,将田中偷看着的缝隙死死地堵上了。

真是完全不像一年级,这狂妄小鬼,田中愤愤地转回头。没办法,再睡一会吧,闭上眼睛,他突然想到,刚才好像在想些什么来着。

虽然细细回忆,不过很遗憾,田中的头脑似乎很难保存瞬时记忆。

毫无头绪的他再次陷入睡眠。

 

「咦,月,这个上面画着猫呢。」

练习前,乌野高中的队员正在排球部的部室内更衣。这时山口的声音在田中身后响起。

「……是啊。」

「好可爱。」

「……是吗?」

「都没注意到,这里有只小猫咪呢。」

「什么什么——?」

菅原将头伸到月岛和山口中间。田中也偷偷瞥着。

「月换了新的手机套,总觉得他用黑色的还蛮少见的。这里、角落的地方有只红色的猫。」

「啊,真的呢。有点时髦。」

放在柜子里月岛的手机外壳是黑色皮质、可以像书一样翻折的样式。背面左下角刻着红色的猫咪剪影。

「月用黑色很少见啊。」

「我说过了吧,之前的坏掉了,于是把家里有的拿来用。」

「说起来月岛好像没有什么黑色的东西啊。只有T恤什么的?」

「身上穿的就够了吧……」

「就是这样!小东西几乎都是彩色,便服也没什么黑色的,所以觉得很稀奇。」

「山口好吵。」

「抱歉,月——」

山口这个月岛厨还是一如往常。

「红色的猫咪,好像音驹呢。」

大家笑着附和田中的话……只有月岛,停下了动作。

——咦?

怎么回事,又来了。

几天前的共同合宿时就总有这样的感觉。要说具体是指什么感觉,虽然解释不清……总觉得无形之中正在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一样。

——嗯?

话又说回来,好像这种违和感和月岛有关。但是……很遗憾,田中的头脑并不聪明。

虽说如鲠在喉,但是这种程度咽一口米饭就能解决了。

「龙,你要练发球吧?我来接球!」

「喔,那我要从小谷那里拿一分!」

「才不让你得分——!」

和西谷的发球练习起到了米饭的作用,漂亮地带走了若有若无的违和感。就这样,脑中只想着排球的田中再次投入练习。

 

时间流逝,再次去往关东。

这一次日程虽短,却是在音驹高校进行合宿。

到达后马上活动在长途旅行中僵硬了的身体,出了一身汗后在被子里舒舒服服睡一觉,体力恢复也是很重要的。

……明明是这样。

喀地一声轻响,田中从浅眠中苏醒。他猜那大概是乌野房间的门响。确认一下墙上挂钟的时间,就寝之后只过了一小时不到。

谁呀?上厕所吗?环视四周……月岛的床铺是空的。其他的队友们正打着鼾沉睡着。只有月岛不在。

不知道为什么,田中也起身了。总觉得有些闷热,想去买点饮料。月岛大概是去厕所了吧。下楼去体育馆途中有自动贩卖机,月岛也可能在那里。见到的话就叫他早点睡觉去,因为自己是前辈嘛。

零碎的思绪在头脑中萦绕着,田中离开房间走下楼梯,之后走到有自动贩卖机的大厅里。

「啊,在这儿。」

「……怎么了?」

在自动贩卖机旁边的长椅上坐着的月岛一脸惊讶地看着田中,他手中握着那个有红色小猫的手机。

「我来买点喝的。你在干啥。」

「……还不困,来乘会凉。」

「哈?快去睡啊。」

「平时这个时间也还没有睡觉。」

「诶?你平时都做些啥?」

「预习和复习。」

「……啊——也、是啊。我也是!」

「那么就不该是那种成绩吧。」

就是这样,一个弥天大谎。平时自己早被床击沉了。田中华丽地穿过月岛呆愣的视线,在自动贩卖机处买了运动饮料。砰地一声,随着塑料瓶落下的声响,对面的走廊出现了一个人影。

「怎么了乌野team?」

出声的是黑尾。

「前辈好。稍微买点饮料。」

「我也是。总觉得喉咙很干啊。」

黑尾一边向田中这边走来一边说。看来黑尾应该也是来买饮料的。

「因为还很热呢。」

「但是早点睡比较好喔,要回去了吗?」

「是的。」

「那?月呢?」

黑尾身体向后仰,越过田中问月岛。

「……没什么。」

「哼嗯?」

「月岛,对前辈没礼貌啊你这家伙。」

田中责备着不用敬语简短回答,又一脸不耐烦的月岛。可能月岛平时也是这样对黑尾的吧,焦虑起来的却是田中。这家伙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对方可是其他学校的主将啊。

「哈哈,光头君是个好前辈啊。」

黑尾却被逗笑了。可能是因为一起自主练习所以习惯了,但是在田中看来,黑尾才是心胸相当开阔的好前辈。

「非常抱歉,这家伙态度太傲慢了……」

「没事没事。月一直是这样,对吧?」

「……」

「月岛……刚才说的话你根本就没听进去吧混蛋……!」

「田中さん快去睡怎么样啊?」

「你这小子是不是没长耳朵啊!」

「没长耳朵的话只是没有耳廓而已,我认为听力本身是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的,不对吗?」

「你在说啥呀——!」

「明明是你自己说的吧?」

「啊哈哈!乌野真有意思——」

黑尾因为田中和月岛的交锋而笑出声来。

「光头君,你可以回去喔。我会把迷路的月送回去的。」

「诶?」

「谁迷路了啊。我可是没有丝毫彷徨地走到了这里。」

「那,喝什么?月?」

「……没什么。」

「我知道了。冰的年糕小豆汤对吧?」

「茶。」

「年糕小豆汤。」

「茶。」

「呵呵,就这么讨厌啊。……啊,真的可以喔,把月留在这里回去吧。晚安。」

黑尾拍着完全参与不进两人对话的田中的肩膀说道。

「……好的。」

「辛苦啦,明天见。」

既然前辈如此说了,后辈就只能回去了。不过,月岛和黑尾一直共同练习,两人在一起应该没什么问题。

下了结论,田中点点头离开。

「那?可尔必思什么的,一起喝?」

「我说过了喝茶的。不是又要刷牙了吗。」

「哇,是因为这个原因?……话说才不是吧。」

田中一边听着背后的交谈一边登上台阶。

月岛对黑尾是那种态度吗?不如说比对乌野的前辈还要更……更、怎么说……

——哎呀?

又来了。如鲠在喉的感觉。

怎么回事?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果然是和月岛有关。像是模糊中忘记了什么。

但是果然弄不明白。

算了。

回到被窝,瞥了一眼月岛的空铺,田中很快睡着了。

 

到了早上,按照顺序洗漱。

田中站在正在刷牙的月岛旁边。他哗哗地洗脸,然后擦干净,不经意一看……

正在用杯子漱口的月岛左手腕又出现了虫子的咬痕。

和之前的在同一位置。真是容易被咬的家伙啊。

「月岛,你又被……——」

刚开始说话,田中野性的第六感发动了。

在完全一样的地方被叮咬,这可能吗?昨天应该还没有,而且这里是东京,是在音驹,田中不记得有蚊子。连易招体质的自己都没有被咬,月岛却被叮了和之前分毫不差的地方,会有这种事吗?

月岛。手腕。红痕。被虫子咬了却并不痒。……黑尾。

「什么事?」

「……不,算了。」

「哈?」

歪着头的月岛轻轻叹着气离开了。

田中一面刷着牙……一面和咚咚跳着的心脏作斗争。

在森然和音驹,月岛手腕上都有红印。在森然的时候,分别之际黑尾拉着月岛的手腕。虽然月岛甩开了他的手,在那之后却露出了少见的笑颜。在归程巴士里,也是那样微笑着发邮件。月岛的手机套是黑底上印着一只红色小猫。昨天来音驹时月岛手腕上还没有那个印记。半夜月岛离开被窝,待在本不该有人的大厅,之后黑尾也来了,并且让田中回去,月岛却留下了。然后早上月岛的手腕就出现了和之前一样的红痕……

——莫、非……

不会吧,怎么会呢。莫非。月岛。莫非。黑尾。莫非、怎么会、就算做了多少自主练习也……

虽然这么想着,田中的心跳依旧吵闹非常。

很像被虫子咬的,怎么说。那个,世人所言的,吻痕……

「唔嘎啦啊啊啊啊啊——!」

「唔哦!龙,刷牙时不需要漱口吧!」

旁边的西谷吐槽着以不得了的气势开始漱口的田中。噗地把水吐出,田中开始做起深呼吸,身后仿佛升起了令人摸不着头脑的黑雾。

——等下等下等下。还不能确定就是这样。

田中拼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可能只是脑洞开大了。因为太累了。因为从宫城长途跋涉到东京。因为肚子饿了。因为刚睡醒。因为刷了牙。因为秃头。

「长点头发吧……」

「诶?怎么了啊,龙?」

虽然知道西谷很吃惊,但是完全没有回答他的力气。田中弱弱地挥了挥手,转身回了房间。

 

——在看啊……

乌野和枭谷正在进行比赛。旁边的音驹正在休息,等待生川的惩罚结束,好开始下一场。

那个音驹的、队长大人的、目光。

确确实实地,投注在了乌野的眼镜高个子身上。

几乎具象化为光束的目光呈直线向着月岛飞去,似乎哪怕被轻轻掠过都会呼地一下烧起来。

那可真是炙热的视线啊。

「田中!」

「唔、哇!」

在被叫到的同时球飞过来。稀里糊涂中居然忘记自己可是在比赛中,正站在赛场上这回事了。

田中手忙脚乱地总算救起球,却已经乱了步调了。

不过多亏了影山出色的处理,球落在了对方球场上。

「非常抱歉!」

「发什么呆啊。身体不舒服吗?」

「不,没关系的!很抱歉!」

「要是真的不舒服的话就休息吧。」

听了泽村温柔的话,田中猛烈反省自己。这可不是该胡思乱想的时候。就算是真的,那种事怎样都好。

……真的是这样吗?

「……——!来吧——!」

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田中为了拂除杂念,沉下腰用尽全力大喊着。

「不,是我们发球啦。」

「啊?」

「你真的没事吧……」

泽村的目光令人吃不消。

田中悄悄地向后转头,嘟囔着「发个好球!」

 

「咦?日向和月岛不在啊。」

两天一夜的合宿结束,差不多到了回去的时候,泽村念叨着。

「不知道。我去找找看!」

「呜哇!那我去找月岛,小谷,日向拜托了!」

「噢!」

慌张地对正很有精神地跑出场地的西谷说,田中也离开了这里。为什么自己要这么提议?如果月岛又是和黑尾在一起的话怎么办?这些疑问在头脑中团团转。

不,因为、如果西谷要是发现、月岛和黑尾在、之类的、的话。不不不还没确定是这样,不过又不能断定一定不是这样……

田中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走着,经过建筑之间的羊肠小道时随意一瞥——

月岛的背影和。

面向这边的黑尾。

两个人正在紧紧地拥抱着。

——是真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脑子里放声尖叫的田中,身体却完全动弹不得。

黑尾的脸抬起,与田中的目光正对上。

被发现了。

不,确切地说被发现的完全是那边,但是僵硬了的田中只能流着冷汗,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月岛的手臂正圈在黑尾脖子上,黑尾的下半张脸埋在月岛肩上,看不见他的嘴唇。黑尾紧紧拥抱着月岛……他的手像要抚摸月岛的后背一样抬起,正以为他要一路抚上肩膀,黑尾轻轻地竖起了食指。

就好像要说,「保密」。锐利的眼神捕获了田中。

这才不是黑猫吧。这是黑豹吧。

被吞噬而来的视线所盯着,田中嘎吱嘎吱僵硬着上下动着头颅,姑且点着头。

然后黑尾的食指轻轻一动。……是在说去那边吗?

田中蹑手蹑脚地转身退后,注意不发出任何脚步声,将自己隐藏在建筑的阴影里。

——月月月月月岛和黑尾さん啊啊啊……

咚咚咚咚,心脏再次开始快速搏动。

不不不还在想莫非是这样结果没想到就是这个莫非而且自己还被黑尾发现了应该说是他们被我发现了。

总之不离开的话。

一团乱麻的大脑如此下了决定,田中返回来时道路。

快走。不走的话。不走、能够走、如果能够走、快走……这到底是什么动词活用啊!学过了真是太好了!抱歉了教古文的老师,我田中会脱胎换骨的!所以念一念老师讲过的什么活用什么的快让我冷静下来吧!请给予我力量!

「库卡拉库卡里西卡卢雷卡雷……唔哦!」

「哇!」

浑浑噩噩地转弯,田中一头撞上了对面建筑物阴影里转出的人。

「啊!诶……」

「非常抱歉!」

站在那里的是……枭谷的,光头一年级。

「啊——不好意思……」

「不,是我没有好好看路。」

「诶,总之,去那边吧。」

不知道这个一年级为啥来这边,但是哪怕以生命为代价也绝不能让他再前进一步,所以才这么说,但是……

「不不不不不行的!这、这边是、这个这个……那边、去那边!」

一年级小光头大为慌张,指向田中过来的方向。

「不行去那边!」

「不行不行去那边!」

「说了去那边的吧啊啊啊!」

「噫!对不起……但是不行!」

为啥……——

总觉得,有点像。

田中注意到了。

这个一年级光头和自己。

不是因为都是秃头。这个态度,这个慌张的样子,比起自身更为重要的是不能让人去身后的这股气魄。

「吵啥啊——光头和光头。」

被人从身后搭话,田中差点飞身跳起,战栗了一下。

「啊,黑尾さん……」

「尾长,莫非是木兔和赤苇?你在找他们?」

「是、是的……」

悄悄转头,黑尾正在身旁和一年级秃子说话,在他身后半步是月岛。

「……木——兔——!赤——苇——!」

黑尾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从丹田发声,大声呼喊着枭谷的主将和副主将的名字。

「大概会出来的,去那边找找看吧?这边是没有的。」

「……是、是的。」

黑尾笑着说。听从了他的话,枭谷的一年小光头转身返回。

于是,田中被留在了这里。

「莫非是来找月的?」

直直盯着田中的黑尾说。虽然这次不是黑豹视线,田中却感到了在那笑容之后迫近的无法言说的恐怖。

「月,回去吧?」

「是。」

两个人只简单交谈了这些就分别了。看着月岛越过自己离开,田中正想追上去时。

「光头君。」

啪地,肩膀上落下了一只手。是黑尾的手。

「……啊噫……」

「虽然我觉得你应该明白,不要大肆宣扬哦?」

「……啊噫……」

「要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就帮大忙了。」

「……啊噫……」

在田中侧身后站着的黑尾的声音传到耳朵里。虽然僵硬着什么动作都做不出来,总算是给予了回复。

「要是有什么想说的或者想问的,和我说。要是问山本的话他会告诉你联系方式的……什么都不要,对那家伙说哦。」

是认真的声音。

啪,再一次拍了田中的肩膀,黑尾越过他继续前进。

目送着他的背影,混乱的田中突然冷静了下来。

——那是、认真的吗?

从刚才黑尾的声音里感到了男子汉气概。明明也可以适当地蒙混过去的。黑尾却没有多做解释也没有否认,而是将责任一手承担,让月岛一无所觉。

为了保护月岛。

——我也是男人。

田中在黑尾身上看到了男人的一面。那么,自己也要表现得像个男人。对于田中来说月岛也是可爱的后辈……不,可爱吗?姑且算是可爱吧,嗯,就是这样的后辈。田中并不打算责备他或者是威吓他。实话说虽然不能理解两个男人之间的感情……但是,使月岛变得对排球有热情的就是黑尾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也不是不该感谢他。

这些话留在自己心里就好。

「喔?乌野的。」

「……啊,前辈好。」

考虑着这些的时候,对面走来了木兔和赤苇。然后他们后面远一些的地方是刚才的光头一年生。

「辛苦了。乌野已经要回去了吗?」

「是的,快了。」

「去泽村那里吧——」

木兔一边说着一边走开,赤苇也在道了句辛苦之后跟着他离去了。之后——

「……哟。」

「……辛苦了。」

光头和光头,面对面,用言语交流着。

目不转睛地相互盯着对方。快没时间了。应该快些进入正题。

「我是乌野二年级的田中龙之介。」

「我是枭谷一年级的尾长涉。」

「我直觉挺准的。」

「……我觉得我应该也不算差。」

「那么,知道我想说啥吧?」

这家伙刚才那绝对不能让人通过的焦虑和气势。在黑尾大声叫喊之后姗姗来迟的两人是和尾长同个方向来的。枭谷的主将和二年级副主将。拔群的配合。……HOMO。

「……那个,要组、同盟吗?」

尾长提出的是同盟这个词。

「赤苇さん只说了,多说无益。」

那个叫赤苇的男人倒是个像武士一样的家伙呢,田中想到。不过,说得在理,多说无益。

「我也被黑尾さん要求封口了。」

田中在尾长脸上看到了呆呆的表情,以及没有会错意的安心感和拥有了同伴的放松感。

「总之先交换个联络方式吧?要是发生了啥好让我发发牢骚。」

「好的!我也,拜托了!」

拿出手机互相交换了联络方式,光头联盟就此结成。

「田中さん。」

正在互相壮行的时候被站在对面的月岛唤道。

「泽村さん生气了。」

「糟糕……再见啊!」

「是。」

稍微和尾长告了别,田中朝着月岛的方向走去。

「那是枭谷的一年级吧?有什么共同点吗?」

和月岛并肩走着,向队友身旁进发的田中被问到。多么显而易见的共同点啊。

「光头联盟啊。」

「……呃,也是呢。」

月岛呆呆地说。你别无顾虑就好,田中在心中对毫不知情的月岛说。被黑尾守候,被田中掩护,这样你的恋爱就能进行下去。不过为啥单身经历和年龄一样长的自己不得不守护年下的月岛的秘密恋情啊?况且还是和同性的前辈。虽然这么想……回忆起那个时候黑尾的声音,田中更不想辜负了对方的嘱托。

总之,两个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的被害者成功结成了同盟。就以此为后盾,无论如何加油吧。

「田中……为什么你这个找人的反而被人找?」

「对不起……!」

在乘上巴士之前,泽村的黑之微笑出现在眼前。果然还是得让月岛那小子做点啥来回报我才划算!田中这么想到。

 

    [前篇end]

 

    (依旧合并了部分分段)

    (翻译中出错请指正⁄(⁄ ⁄•⁄ω⁄•⁄ ⁄)⁄)

评论(11)
热度(319)

© Sato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