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黑月/兔赤】[无授权自翻]光头受害者同盟的悲剧[后篇]

依旧打分请走→ P站ID:3786281 すみれさん

 

——2——

 

尾长:那边是黑尾さん和,月岛君,对吧?

田中:你那边是木兔さん和赤苇啊。

尾长:是的。本来关系就很好……咦,我也有想过怎么回事,但是因为前辈们都很普通地看待,所以我也觉得两个人关系亲密是理所当然的。

尾长:所以就不小心看到了。

田中:我不想听。

尾长:在接吻。

田中:我都说了不想听了啦!

尾长:我一个人实在承受不来!请帮我分担吧!

田中:好麻烦!

尾长:我明天开始怎么办才好啊!

田中:答案=装作不知道。

尾长:行不通吧。

田中:只有这么做了。我也被黑尾さん告诫要这么做。

尾长:田中さん看到什么了?啾了吗?

田中:不,一定要说的话只是抱了。

尾长: ……那,不是还没确定是那种关系吗?

田中:啊——……只要来合宿,月岛就一定会被虫子咬。

尾长:这个和那两个人的事有啥关系?

田中:只有合宿的时候。只有晚上和黑尾さん见面后的第二天。左手腕的同个地方被虫子咬可能吗?

尾长:啊(理解)

田中:之后被抱着月岛状态的黑尾さん封口了,那就已经是那个了吧。

尾长:是的呢……

田中:但是,真心觉得黑尾さん好帅气啊。

尾长:我也觉得赤苇さん真的是无论在哪里都支持着木兔さん。

田中:但是我们确确实实是受害者。

尾长:就像散步时被流弹打中了要害一样呢。

田中:不过,也就只能装作不知道了吧。

尾长:是啊。

田中:你也加油。

尾长:是……田中さん只有合宿时才能见到他们在一起吧?我却每天都看着?

田中:加油。

尾长:想哭了。

 

 

田中就这样撞见了根本不可爱的可爱后辈的地下恋情。不过实际上,和黑尾不会经常碰面,月岛也一如往常,虽然知道了他们的秘密,生活中并未多出波澜。(尾长那边应该不是这样,虽然觉得他很可怜,不过除了偶尔收到他的牢骚邮件,田中并未受什么波及,所以并不在意。)

明天就是出发去春高前最后一次合宿的日子了。练习的热情日渐高涨,可不是思考多余的事的时候。

「洁子小姐的美是另一个次元的吧!」

「就是啊!」

「呃,虽然可以理解……」

「听起来实在太没有现实意义了,真令人难过。」

田中、西谷、山口和月岛留下闲聊着进行扫除。

「你啥意思月岛!」

西谷一边嗷嗷叫着,一边和山口一起将球送回工具室。田中和月岛将球网叠起。

「首先别说是清水前辈了,有和任何异性聊过天吗?」

「肯定有啊你是把我当傻瓜吗?」

「正是。」

「你说啥混蛋……」

「要是能增加一些经验就太好了呢。」

瞪着呼呼笑的月岛,田中的太阳穴在愤怒地跳动着,他默默腹诽,这家伙啥都不知道,你的恋爱可是掌握在我手中啊!

「受欢迎的这位可是说错了呢喂。」

「并没有受欢迎,因为没想受欢迎呢。」

「意思是只要你想的话多么受欢迎都能做到啰?」

「但是多多少少还是可控的吧?虽然我是没做过啦。需要给你一些建议吗?」

「……哈嗯?」

看着月岛脸上的恶劣笑容,太阳穴跳动的幅度猛涨至极限……田中的忍耐像是被打开了阀门一样汹涌而出。

「不过也是,你不需要受欢迎呢。」

「是啊。」

说什么是啊!田中心中吐槽着,轻轻地笑了。

「明天记得带防虫药哦?不,因为是自己送上门去,所以可以止痒吗?哦对了,不痒啊。」

「……什么?」

「那个手机套,是礼物吗?」

「……哈?」

「黑底红猫?哦呀,好像哪里的主将さん呢——?」

说到这儿,月岛已经僵住了。形式逆转!田中的情绪更加高涨。

「放心吧。因为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约定,我可不会到处宣扬的。你的男朋友很帅气哦!」

竖起大拇指,田中卷好球网,扔下还在发呆的月岛走向了工具室。

赢了!

像人偶一样僵住的月岛可不多见。为了看看这种奇景而这么做也很值得,能让那个毒舌乖乖闭嘴实在令人满足。而且田中也想让他知道黑尾那帅气的举动。男朋友被夸奖很帅,即使是月岛也一定很高兴。

「啊——月!你忘记带毛巾了!」

兴高采烈地哼着歌,在工具室内收拾着球网的田中听到了山口的声音。

哈哈哈,在慌张呢。田中再次得意地笑了。

不过没关系。虽然田中是为了让那张嚣张的嘴无言以对才说了那些话,但是换言之他也是理解和支持者。虽然也是受害人。

感谢我吧!尊敬我吧!这么对我说也可以哦。田中乐呵呵地想。

实在遗憾,连他本身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记忆力之差。不仅忘记了别人的话,连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的田中已经无法挽救了。虽然在这之后总算回忆起了,但是这个时候的田中已经浸在满足感中什么也不想了。

 

在差不多快要习惯了的长途旅程结束后,乌野来到了枭谷联盟的合宿地。放下行李做着准备运动,田中正想着触球时——

「田中——君——」

一只手从身后像是抓球一样抓住了田中的脑袋。咽了下口水,田中随着那只手慢慢地转头,站在身后的是——笑着的,黑尾。

「……您辛苦了……」

「哦。稍微过来下?」

「……呃?」

「过来啊?」

「啊呃……?」

就这样头被紧紧抓着,田中被黑尾拉出体育馆。虽然室内漏出的光使人不至于什么都看不见,但因为已是夜晚,视野一片昏暗。即便如此,田中还是察觉到体育馆的墙边好像靠着两个人。在眼睛习惯了暗淡的光线后,田中看清了两个人的脸。

在那里的是——尾长和,赤苇。

「……」

「有点话想问你们啊,光头联盟的两位。」

紧紧掌掴田中头顶的黑尾在他耳边低声说。听着他的话,田中混乱至极的头脑只觉得,月岛的男朋友真是美男音。

 

「那么?那个时候两个人就都发现了吗?」

「是的……」

田中和尾长背靠在体育馆的墙边罚站,对面则站着黑尾和赤苇。

看来,应该是尾长不小心暴露了光头受害者同盟的存在,知道了的赤苇又转告给了黑尾,于是变成了现在的状况。

黑尾轻轻叹了口气,挠着头发,和赤苇对视了一眼。光头二人组正为接下来的话心惊胆战时——

「……不好意思了,把你们卷进来。谢谢你们帮我们保密,帮了大忙了。」

苦笑着的黑尾说。

——咦?

还以为会受到可怕的对待什么的。

「尾长也是,实际明明不想撞见的吧,抱歉。」

「啊、不……」

「同样。抱歉了,田中。」

连赤苇也对着田中道着歉。

……但是,田中觉得很违和。

「为什么,要道歉啊?」

三个人一齐看向这么说的田中。

「赤苇也是,为啥要和我道歉?」

「不……这明明是不需要知道的事。」

「虽然确实是这样,不过不该道歉吧。」

「一般说来不是能够轻易接受的事……让人不舒服吧?」

是因为同性吗?确实对于田中来说,喜欢上同性是难以理解的。但是就算这么说,被道歉也……

月岛那像是在害羞的笑容浮现在眼前。在面对着黑尾时,在巴士里摆弄着手机时,月岛笑了。

那个笑脸,和道歉并不相称。

「又不是做了什么坏事。不要道歉。」

赤苇因为田中的话而睁大了双眼。看到一直冷静的枭谷二传手表情的变化,田中想,下一次一定要让这家伙在球场上也露出这种表情。

「我、我也觉得……没有必要道歉。」

旁边的尾长也说。

听到这里黑尾笑了。

「……啊。谢了。」

明明长相并不相似,却和月岛的笑脸给人同样的感觉,真是不可思议。

「赤——苇——!传球——!」

木兔的大叫声从体育馆内传来。看来王牌大人正想要二传手的传球。把脸转向声音的方向,赤苇叹了一口气。

「走吧,尾长。」

「是。」

「……田中。谢谢你。」

留下这句话,赤苇带着尾长回了体育馆。目送着他们,这里只剩下黑尾和田中。

「你就像看起来一样,挺有干劲啊。」

田中闻声看向黑尾,又是一张笑脸。这好像是夸奖的意思吧。

「谢谢……」

「但是,我好像说过吧?」

被逼近了一步,田中唰地一声脸色变白。说起来是这样。明明说过不要告诉月岛,但是,昨天却说出来了。

「是、是……」

「别太刺激那孩子。……虽说有点没出息,我可是很拼命的。」

「啊……?」

黑尾的表情很温和,不如说脸上浮现出有点困扰的微笑。

「我想让他好好看着我。因为不想让他溜掉,我可是拼命地想抓住他呢。」

也就是说,黑尾在努力让月岛投入的意思吗?是说,月岛没有在好好看着黑尾?

「……不。」

「嗯?」

「我觉得不是那样的。」

「……啥?」

不是那样的。

月岛确确实实地面对着黑尾。

「月岛,经常笑哦?那个、不是那种扑哧的一笑……要更加、怎么说、软乎乎的。」

「……嗯?」

「比如和黑尾さん说话的时候,啊,夏天合宿时候,晚上和月岛互相发消息的是黑尾さん吧?那个时候也是,笑得很开心。」

「……诶?」

「虽说我也是第一次见。那种表情。」

那种表情就说明了一切。引出月岛那样在乌野从没见过的笑容的,毫无疑问是黑尾。也正因为那样的笑容,田中才察觉到两个人的关系。

「所以月岛对黑尾さん……」

有在好好地喜欢着。田中还没说完就停下来了。眼前的黑尾单手捂着嘴,即使在昏暗的光下也看得出来,脸色通红。

「……啊——……诶、是、这样吗……?」

「……是……」

「这样、啊……」

啥啊。

好像在哪里学到过,这种时候应该说的话。在缘下那里听过的吧。啥来着,沙什么的。啊,对了,是吐沙子。

嗯?吐砂糖?

果然还是好好学习吧。

「呜哇,好激动……」

「那个手机壳,也是黑尾さん的礼物什么的吧?」

「手机壳?」

「月岛的。」

「……啊,换成黑色的了呢。」

那个不是礼物吗?那就是说,是月岛自己选的啰?

……哦哦,好像有点懂吐砂糖的感觉了。

「那个,很像黑尾さん啊。」

「像我?因为是黑色的?」

「不,下次请看看。上面带着猫呢。」

「……猫?」

「在角落有一个红色小猫的剪影。我觉得很像音驹,就以为是黑尾さん送的。」

「……那么、是萤自己选的?」

啊,叫他萤啊。

真的快被秀到吐砂糖了。

「虽然他说是家里的,应该是自己买的吧?」

「……谢谢,光头君……」

面前的黑尾双手捂脸,身体颤抖。音驹的主将好像会对和恋情有关的事做出相当可爱的反应。

「在做什么?」

「啊。」

从体育馆中出现的是月岛,正一脸严厉地站着。

「请分开。笨蛋和中二病混在一起很危险。」

「你说啥混蛋!」

「小萤——……」

听到这个声音,月岛和田中都大吃一惊看向黑尾。

就像少女一样双手捂着嘴的黑尾,身体一抖一抖地扭动着,眼睛闪闪发亮,脸色通红。一个187cm的鸡冠头男。

这个人和那个拦网之鬼,音驹的柔软主将,是同一个人吗?

「……等,什么……」

「……抱歉,月岛。应该是我的错。」

「哈?」

「各种各样,那啥,让他过于高兴了。」

「做了什么?」

「你的表情呀,手机壳什么的。」

「……!」

看着瞪大双眼脸红了的月岛,果然那个手机壳是以黑尾为印象,月岛自己去买的吧。

果然,真的快吐砂糖了。

「啊——之后就交给你了,月岛。」

「什么啊?我不要。」

「他可是你男朋友吧?」

「……我、我想练习,所以管不了他。」

「萤……!」

「黑尾さん也是!木兔さん在叫你!」

月岛慌慌张张地说。既没有否认田中说的男朋友,被叫到名字又这么害羞。果然黑尾太没自信了。不过确实月岛也很难懂。

但是,看起来很幸福,这就再好不过了。

「月岛,我去吐点砂糖。」

「……是甜得令人吐沙子,什么的吧。请好好学习啊。」

「咦?」

「所以才说你是笨蛋啊。」

被月岛嗤笑了,田中的太阳穴再次愤怒地跳动。

「快感谢我。瞻仰!跪拜!尊敬!」

「才不要。为什么啊。」

「我可是你们的缘结神大人啊!」

没错,在刚才那一刻,田中将黑尾和月岛的红线紧紧地结在了一起。

虽然装作是单方面地被黑尾追赶着,实际上这家伙明明是“最喜欢黑尾さん”状态吧。我可是帮你们把因为别扭而没有互相沟通的联系变得更紧密了。

明明这家伙想先一个rolling thunder紧接着rolling thunder again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的。之后一定要和尾长发牢骚。

「外表吗?只有发型像是佛一样呢。」

扑哧,月岛擅长的笑容一出,田中脑内响起嘣的一声。

「把光头当笨蛋的话光头可是会哭的啊混蛋蛋蛋蛋!」

「完全意味不明。」

「啊啊啊啊好生气——!」

明明做了可爱后辈的恋爱之神。明明脸都红了。明明有男朋友。

「果然一点都不可爱!」

「田中さん觉得我可爱什么的好恶心。」

 

 

[END]

 

 

(依旧合并了部分分段)

(如果翻译出错请指正⁄(⁄  ⁄•⁄ω⁄•⁄ ⁄)⁄ )

(文中吐沙子的原文是砂を吐く,据说是霓虹801之间常用的说法……教田中仙贝这种话,缘导细思恐极……月月原来也知道啊www)

评论(17)
热度(257)

© Sato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