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黑月】[无授权自翻]君を思えば[后编]

打分请走→ P站ID:5045531 きょんじさん

 

 (这篇是后编,中编因为被吞过所以发在了子博,所以阅读顺序是相反的⋯(。・`ω´・) )

 

 

 

晨光熹微,房间里透射进少许阳光。虽然不够明亮,但是也不会过分黑暗。月岛下了床,小心翼翼地穿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虽然衬衫有些发皱,不过马上要回去,所以可以不太在意。

离开房间之前,月岛看着裹着灰色毯子的黑尾。驻足一会,想要出门之后,再一次停下脚步。

几次徘徊,果然无论如何都还想再一次触碰他,月岛走向床铺。轻轻分开黑尾有些长的前发,静静注视着那张睡得安稳的容颜。

 

「……!」

 

 

一滴眼泪落了下来。

 

虽然知道不可以,还是轻轻亲吻了他的额头,抚摸了他的脸颊。这个令人怜爱的体温。

 

啊啊,喜欢着。果然,自己喜欢着黑尾。

因为喜欢,所以希望他能够幸福。连带着流过的泪的一份。

没关系,这十年,没有黑尾也同样度过了。那么,肯定之后也可以的。

 

月岛快步走出房间,慌乱地擦掉不断溢出的眼泪。不能再呆在这里。快点回去吧。在感情变得更为沉重之前。在颤抖的声音被听到之前。

 

虽然不太了解布局,走出卧室后,在起居室尽头似乎有着玄关一样的地方。月岛找到了自己的鞋子穿上。


 

无言地道了好多次再见,这已经是第二次自己擅自离开了。虽然这次没有留下信。不过,大概也没有想要留下的话了。

 

轻轻吐出一口气,月岛抓住玄关的门把。

 

 

 

但是,出了一点小意外。

 

「……嗯?」

 

 

无论怎么旋转门把手都打不开门。门只是咔嚓咔嚓作响,完全没有一点要被打开的迹象。门上没有防盗链,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也没有匙孔。月岛完全不清楚为什么打不开。这扇门到底怎么了?

 

「哈啊?什么啊,坏掉了吗,这个……!?」

 

月岛烦躁地尝试推拉房门,但是完全没有回应。他一面歪着头,一面反复试着打开这扇门。这样下去何止是心理上的回不去,已经是物理上的回不去了。

 

「——、什么啊、怎么回事……!」

 

一扇门而已,干脆打坏算了,正当月岛连这种粗暴的办法都想到了的时候。

 

 

 

 

 

「……又要擅自出去了?」

 

 

自月岛身后响起的是,和他有所不同的低音。

 

「……、诶……?」

 

月岛吓了一跳。虽然明明白白知道,这个房间内除自己以外的人是谁,却还是瞬间思考慢了一拍。

 

战战兢兢地回转身去,在那里的是半个身子靠在墙上的黑尾。

 

「很遗憾,那个门只有这张卡能打开。」

 

黑尾右手拿着的卡在眼前一晃。仔细确认之后,月岛发现身边似乎有着可以插入什么东西的机械。这样啊,原来是这样的系统吗。难怪连钥匙孔也没有。

 

「是、是这样啊,我不知道……」

 

无知地和门格斗的这副样子一定很滑稽。黑尾到底是从哪里开始看的?虽然很羞耻,不过暂且要回去了所以没什么关系。月岛一边想着,一边作势从黑尾手里拿门卡。

然而,黑尾并无意将卡给月岛。

 

 

 

「那个……、要是没有卡,我回不去的。」

 

「回去之前,有什么话该说吧?」

 

「话……?」

 

是有什么口信要带吗?不,还是只是单纯地要求告别呢?难以抉择的月岛在脑海里浮现疑问的同时,说着两全其美的社交辞令。

 

「……??承蒙关照??」

「不对吧,才不是这个。」

「诶??啊啊,多谢款待?」

 

对了,说起来也在黑尾招待下用了餐。也许他是在要求这件事的回礼吧。一句话不说确实有些失礼,月岛单方面理解着。

但是,黑尾所等待的并不是这样一句话。

 

「说了不对了。啊啊真是的,那我就说得更简单点。」

「??好。」

「我在问你,为什么回去之前要亲我的额头。」

「——————、诶!!!??」

 

听到黑尾不得了的一句话,差点错觉脸上着火,月岛的脸一下子涨红了。

 

确实吻了。但是,当时月岛并没想到黑尾醒着。还不如说,如果黑尾已经起床,他多半不会这么做。

 

「那、个是……!!话说你醒着……!!」

「那之后还被摸了脸啊~为什么呢~好想知道月为什么这么做啊~」

「呀、诶、啊——那个,呃,并没有深层意思……!」

「明明没有深层意思,却亲了别人又哭了。没有深层意思,会好几次回头,又摆着一副像是被抓着后脑勺头发一样的脸吗?」

「——————!!」

 

黑尾大步逼近,月岛向后退去,但因为身后就是房门,只退了一步半。这点距离转眼间就被缩短,咚的一声,黑尾单手抵住房门。月岛则被门和黑尾夹在中间。

 

「喂,为什么这么做,告诉我呗,月?」

「——……!」

月岛无言以对,他本是打算像过去那次悄悄离开。明明现在要是能够把门打开,就能马上从这里逃开了。

不,也许黑尾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才没有告诉月岛,没有门卡是不能打开房门的,然后装睡看着月岛的一举一动……?

「……十年前。」

「诶……?」

 

黑尾在低声嘟囔着什么。低着头整理思绪的月岛并没有听清,再次发出疑问。他抬起头,黑尾正一味地直直盯着他。

 

「十年前,你什么都没说就走了。行李也全不见了。想问为什么而去联络你却完全找不到你。过了不久你就把我放在你那里的东西全送了回来。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你留下的那封写着【分手吧】的信而已。不可能的吧,那种我怎么可能接受啊?呐,这十年,你知道我是什么心情吗?」

 

听了他的话,月岛确认了自己的行为有多残酷。但是没关系,自己就是想让他如此认为所以才那么做了。

 

「如果还能在哪里见到你,这个,想还给你来着,所以一直带在身上。」

 

黑尾悉悉索索地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天放在桌子上的信。小小的长方形白纸上写着【分手吧】三个字。现在想来,月岛理解了当时只用这么一张简陋的小东西来宣布分手是一件多么失礼的事情。但是,原来黑尾一直留着这个吗?还以为他早就丢掉了。

 

黑尾双手拿着纸的两端。月岛想,用双手拿着这么小的一张纸,特意要还给自己吗?

 

但是,下一瞬,黑尾狠狠地将这张纸撕破了。

 

噼的一声,小纸片被撕成两半。

 

「我还没有给你回复。」

 

黑尾将从中分开的纸压在月岛胸膛上说。

 

「我的回答,是NO。」

「……、诶?」

「因为,我还没有放弃你。」

「啊……?」

 

月岛满腹疑问。刚才,黑尾说什么了?黑尾的表情好像是愤怒的,但是,又不像是想要怒吼。他还以为自己会被黑尾吼道【别让我再次看见你这张脸!】,或者【把人当傻瓜耍也给我适可而止!】什么的,甚至觉得会不会被揍一拳,诸如此类。

然而,战战兢兢取下胸前的信纸的他被紧紧抱住。在耳边响起的是意想不到的温柔声音。

 

 

「……喜欢你。现在也是,过去也是。」

 

砰的一声,月岛的心脏剧烈地响着。

 

月岛没能从口中吐露出表达疑问的语句。明明环绕着的臂膀并不过于强力,身体却动不了。心脏也好,肺也好,大脑也好,就像是停止了一切活动般安静。连空气流动都消失了似的,仿佛只有两人的周围,时间停止了流逝。

 

但是这段时间又慢慢开始流动。

 

从那天开始凝固的两人的时间,再次焕发色彩。

 

「十年间一直毫无踪影。找你可费了好多力气啊……!连你是不是还活着都不知道,我超级担心的。至少联系我一下啊……!一想到你,脑袋里就满满的……!反倒是我这边都不知道要怎样好了……!!」

 

「————……!唔、呜呜……!」

 

被紧紧抱住,慢慢地,月岛的视界变得潮湿。他感到自己的决意摇摇欲坠。果然不该回头的。不该回去亲吻他的。明明,如果不做这些事,黑尾也许立刻就会把门卡递给自己吧。

 

「好想见你啊……!真的,真的好想见你……!」

 

自己也是。月岛也是,在无意识间追逐着黑尾的背影,就是如此地想要再见到他。

 

耳边令人舒畅的声音响彻。随着长大成人而为自己裹上的强硬外壳,似乎渐渐融化着。被谎言的栅栏封锁着的心正在呼唤。当那个声音对自己倾诉的时候就已经……

 

所以,想要在最后关头停下。自己已经努力了十年。不能就这样冲动地脱口而出。

 

「为什么……!?为什么!?我、只留下一封信,擅自就离开房间,可是这么粗鲁地分了手啊!?这样、差劲的家伙、为什么、十年……!」

「要是这么说,装作偶然接近你,说着让人误会的话,为了让你再一次为我动心而建立了这样的计划。我这个人才是最差劲的吧?」

「……、黑、黑尾さん、一直都是这样……!」

 

不论怎么想都是月岛有错在先。但是黑尾又用借口为月岛寻求着开脱。

 

这样好吗?这一次也如此被娇惯着。

很苦恼,却又乞愿着,那将会断送黑尾幸福的事。

 

月岛流着泪诘问。和自己在一起,究竟是否真正会幸福。

 

「这样好吗……!?我可是甩了你一次的男人啊……?」

「我还没有同意分手,所以就不算。」

「和我又不能结婚,孩子也——」

「是这样,不过,把这些都考虑进来,比起和别人,我也是和月岛在一起更幸福。」

「……!这十年,我可是一直让你困扰着啊……?」

 

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十年。嘴上说说似乎算不得什么,可是中学、高中直到大学,顺利的话应该都读完了。就是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在这期间,黑尾到了三十岁,自己也是俗称的around thirty了。这相当于是被夺去了作为男性而言最宝贵的一段时光。男性的月岛曾经拥有过机会,所以一定,黑尾也是。

 

「……十年而已。」

 

黑尾的双手温柔地包覆住抬不起头的月岛的双颊。轻轻将月岛的脸捧起,在朦胧的眼前是黑尾的笑颜。

 

「只要想着你,就是转瞬即逝罢了。」

 

 

 

 

 

听了这样的一句话,若是能够依旧沉默。

 

那么月岛也称不上是成熟的大人了。

 

「——、黑尾さん……!!」

 


 

月岛拥抱了黑尾。已经,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了,汹涌而出的思念。

 

「对、对不起……!果然,我还是、喜欢黑尾さん……!」

 

随着眼泪一同流下的还有话语。不再像至今为止被世俗所束缚着。

 

而是在月岛内心深处积蓄着的真意。

 

「那个时候也、一直、喜欢……!最、喜欢……!真的、不想分开的……!!但是、我想、黑尾さん、幸福……!现在也、希望你幸福……!!但是、果然、果然我……!」

 

虽然那么祈愿着黑尾的幸福。虽然绕了一段相当的远路。

 

月岛想说的,归根结底为一句话。

 

「想和黑尾さん在一起……!!」

 

任性地说着。这不像样地哭泣的告白。作为一个成年男性所不该有的状态。但是,哪怕再重来一次,不管多么丑陋都好。

 

月岛用恳求的目光看着黑尾。

 

 

他正在笑着。

 

像是有点困扰,又像是喜悦的。

 

 

「当然,我很愿意。」

 

 

月岛目不转睛地盯着黑尾。眼角发热。他不知道这份感情该如何化作话语。歉意、喜悦、羞愧和惊讶以及别的什么都混杂在一起了吧。自己的所有感情都全部汹涌而来。胸口似乎要崩坏了。果然,能让自己难以自控到这个地步的,只有这个人。

 

对自己来说,黑尾才正是命中注定。

 

他一面哭着一面被黑尾亲吻。直到他的眼泪停下,间或漏出炽热的喘息。

 

但是那之后还一直持续着嘴唇相接,不知不觉中月岛有些吃力。

 

「嗯、唔、嗯嗯……??」

 

不管怎么说,这个吻也太长了吧?抱着疑问的月岛已经站都站不稳了。

 

「接下来,虽然我们和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黑尾随着月岛一起蹲下。月岛以为他伸过来的手是要帮忙使自己站起来,却不知为何那只手开始在身上流连。

 

他惊讶地看向黑尾,注意到了他脸上流露出的表情。

 

 

 

「我这十年份的不平可还没有得到满足啊,所以现在开始进入惩罚时间。」

 

「哈、哈啊!?在说什么啊,刚才还说转瞬即逝什么的呢……」

 

「谁让某个人叫我干巴巴的大叔来着?不在这好好证明现役中是不行的啊。」

 

「呀、等——这里……啊、嗯嗯……!」

 

 

 

月岛一边下身失守,一边被黑尾亲吻着。这一次比起回忆的肆虐,更多的是想要让对方感到性的愉悦。一面接吻,一面被掌控着重要的部位,身体的热情也随之高涨。

 

忘记了这里是玄关,也忘记了至今为止的一切举动,已经完全沉没了。

 

「真的变得好色啊,真是受不了。刚才,为了让你放松警惕而故意慢慢来,现在我可不会手下留情,觉悟吧?」

 

「诶、刚才的,什么手下留情……!」

 

「饿了这么久,可要让我吃个饱啊。」

 

如同要被吞噬一样的吻再一次覆盖而来。

 

之后在玄关、浴室、床上,月岛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地被榨干了。

 

但是,一切结束之后相拥入睡果然很幸福。

 

无视了床铺的空余,两个人以互相听得见心跳的距离陷入梦乡。

 

 

 

啊啊,不行了。结果我还是没有成为能将黑尾さん拱手相让的大人。

 

况且自己也是徒劳无功,装作没有看清自己的真心。

 

没能够考虑到,对黑尾さん来说真正的幸福。

 

但是,这次一定不会错了。

 

「我爱你,萤。」

 

「……我也,爱你。」

 


 

每当思念你,就想要爱你。

 

 

 

 

 

END.

 

 

 

(翻译中出错请指正(´・∀・`))

 

(迟来的黑月日贺……)

评论(13)
热度(131)

© Sato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