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黑月】[无授权自翻]白色情人节中迷糊恋情得以如愿以偿的前辈与后辈的LINE+α

打分请走→ P站ID:1265423 おっくんさん


作者语:

我「I酱,我写了关于白色情人节的小说哦!读读看~☆」

I「诶。你这家伙明明情人节都没有写」

我「嗯嗯!风太大我听不清!!」

 

虽然有着与友人I的以上对话,但因为已经完成所以这次也投稿了!

与往常的LINE稍稍不同,根据季节,编造了白色情人节和三年生毕业时期的LINE+α。

当然这一次也角色崩坏,有着对未来的完全捏造,因此不擅长的读者请注意!

另外本次也是完全的腐向!!

虽然并没有打上TAG,但可能在阅读中会感觉到兔赤向的部分。

与其说是认真,不如说认真设定了目标但是没有做到。完全是……

 

※注意※

 

○本文采用小排球的大家用LINE交流的文体。

○不只是用LINE,也有通话的内容。

○大家很平常地在使用「www」和颜文字等等。

○时间和地点杂乱不明。

○笔者是漫画派,并没有阅读过小说,因此文中可能会有矛盾。

○这次含有三年生毕业的梗!

○隐含乌野在全国大赛优胜,枭谷在中途输掉的内容!!

○从头到尾都是捏造,请不擅长的读者注意!!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请慢慢享受接下来的内容☆

 

 

【白色情人节紧急召集(3)】

 

黑尾:紧急情况

 

黑尾:真的

 

赤苇:怎么了吗?

赤苇:话说回来,这个群组名又是什么……

 

木兔:怎么了怎么了!?

木兔:黑尾死了吗!?

赤苇:那样的话不管怎么说也过于紧急了吧

 

木兔:赤苇!偶尔也附和一下我!

黑尾:还没死但是快了……

 

赤苇:……说真的发生什么了?

黑尾:那啥

 

黑尾:月邮给我白色情人节的回礼之类的东西

 

木兔:哈!?

赤苇:诶

 

黑尾:怎么办好害怕打开

 

木兔:等下等下等下!!

赤苇:首先,回礼是……

 

黑尾:我情人节时送了月巧克力,邮寄的

 

木兔:真的吗!!

木兔:终于告白了啊黑尾!!!

赤苇:而且情人节不是一个月之前吗。

 

赤苇:还是第一次听说……也没有从月岛那里听到什么。

 

黑尾:不是不是不是

 

黑尾:也不是告白那么夸张啦?

黑尾:怎么说,就是调戏一样的逆巧克力耶耶耶!之类的感觉……

 

木兔:诶,但是啊

 

木兔:黑尾喜欢月的吧?

黑尾:喜欢啊!?

木兔:即答ww

赤苇:为什么反而生气了ww

木兔:那么——

 

木兔:在情人节送给喜欢的人巧克力就已经算是告白了吧!

赤苇:至少对于黑尾さん来说是本命巧克力之类的东西吧?

黑尾:是啊……

 

木兔:那果然月肯定是明白是这么回事,所以才回复的吧!?

木兔:毕竟到现在我和赤苇都没有得到月的收到黑尾的情人节巧克力的报告啊!

赤苇:确实,如果他判断这是黑尾さん的恶性质的玩笑的话,怎么都会在群聊里抱怨一下的吧。

 

木兔:对对——!就是这样!

黑尾:不,因为是月,所以也可能干脆无视……

 

黑尾:问题在于,情人节当天他超级冷淡的啊

 

赤苇:当天他有什么反应吗?

黑尾:在LINE上说「这是什么啊」然后附上一张我送的东西的照片

 

黑尾:我回复「我送的情人节巧克力」,然后「哈啊……非常感谢」,以上对话终了

 

赤苇:确实很冷淡呢

 

木兔:话说啊,黑尾你给月的是什么?

黑尾:一个超级丑的黑猫图案的马克杯。里面塞着一个心形的小巧克力,像是情人节礼物的东西

 

赤苇:为什么特意选了个丑黑猫……

 

黑尾:因为总觉得是个绝妙的图案,可以当做一个梗……

 

木兔:居然说是梗!

木兔:你丫不是想告白吗?还是想用梗做借口?

黑尾:告白是想的啦

 

黑尾:但是,不是会考虑到如果变得很尴尬该怎么办,之类的?所以嘛,干脆就为了到时候能够蒙混过去,开辟了一条逃生之路……

 

黑尾:自己说出来实在太不帅气了好想哭

 

赤苇:话说回来,只有这样吗?

赤苇:没有附上信什么的吗?

黑尾:没有勇气……

 

黑尾:在杯子里巧克力的包装纸上,用油性笔写了个小小的「喜欢」

 

黑尾:是用意想不到的小字写的,也有可能没发现就扔掉了……

 

木兔:又做这种叫人看不懂的事!!

木兔:至少写大一点啊!

赤苇:不是大小的问题……。

 

赤苇:黑尾さん意外很胆小呢,而且少女风。

 

黑尾:本人向来是个纤细的人

 

赤苇:好好。

 

赤苇:话说回来首先,不打开你收到的东西不就什么也不知道吗?

黑尾:呜哇,被普通地敷衍过去了

 

黑尾:嗯……嘛果然是这样呢~

 

木兔:快做好觉悟吧!

木兔:这样一来心意传达给了月,如果是两情相悦的话不就最棒了吗!!

黑尾:快住手!别用这种自欺欺人的说法!

黑尾:要是满怀期待地打开结果是一句「对不起」的话怎么办啊!?

木兔:消极!!

赤苇:不像黑尾さん的作风,但是某种意义上又很像……

 

赤苇:嘛,不过必须做好觉悟这点倒是没错了呢。

 

黑尾:啊啊啊好可怕

 

黑尾:大学录取发表还更轻松点

 

黑尾:……总之先打开看看

 

木兔:哦——!了不起黑尾!

赤苇:但是里面有什么呢?

赤苇:虽然问得有点晚,是信封大小吗?

木兔:诶,在我想象中是宅急便的纸箱子大小呢!

黑尾:是A4信封大小,感觉像是有点厚的邮包

 

黑尾:然后,打开了

 

木兔:哦哦!!怎么样!?

黑尾:运动毛巾和棉花糖的情人节礼物?还有一封信

 

黑尾:毛巾上有啥,大概是乌鸦?黑色球体一样的谜之小鸟戴着眼镜的刺绣

 

木兔:黑色球体一样的乌鸦www

 

赤苇:什么www难道正流行这种绝妙的动物图案吗?www

 

赤苇:因为黑尾さん送了奇怪的猫所以被回敬了这个呢w

 

黑尾:回敬这件事就是说……

 

黑尾:月也是出于恶作剧心理,不是接受了我的告白什么的才特意……什么的?

木兔:信上写了什么?取决于那个吧??

赤苇:是呢,读过信了吗?

黑尾:刚读过了。

 

黑尾:果然什么也没传达给月吧……

 

黑尾:话说,可能被很普通地打击到了

 

木兔:什么什么!?写了什么!?

黑尾:说我毕业之后似乎就见不到了

 

木兔:诶诶~…

 

木兔:怎么觉得这句话有点寂寞呢!

赤苇:内容只有这些吗?

黑尾:嘛,基本上。比起信更像是卡片,所以文章也没有那么长

 

黑尾:然后还有,因为得到了情人节赠礼所以姑且回礼之类的,这种感觉

 

木兔:诶,真的只有这些!?

木兔:好好读过全文了??

黑尾:都说读过啦

 

黑尾:虽然我已经读过了,原文基本是这种感觉↓

 

黑尾:「我虽然不是很擅长这样的事。

              也因为黑尾さん毕业后大概就见不到了,所以偶尔应和一下。

              喜欢的口味不和的话扔掉也可以,姑且作为回礼。

              你的话如果不好好回复,又会很吵的样子。」

 

黑尾:只有这些

 

黑尾:从这里能读明白的,就只有月以后没有打算再见我之类的吧?

木兔:诶,不至于是这样啦!?

木兔:只是说辞而已吧!?

黑尾: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实际上我又不是月的前辈,仅仅只是其他学校的部活伙伴而已?

黑尾:明明至今为止只是个外人而已,一般考虑来说毕业之后见面机会就没有了

 

黑尾:虽然这种说法不太好,再次认识到,只有这种程度的关系而已……啊啊,好失落

 

木兔:怎么会,黑尾别消沉哦~!!月这么说肯定没有深层意思的!

赤苇:不对不对不对

 

赤苇:诶,真的吗??

黑尾:什么?

赤苇:真的没发现?木兔さん姑且不论,黑尾さん也?

木兔:喂赤苇!这是暴言吧!?

黑尾:所以,什么啊赤苇

 

赤苇:有深层意思的哦,这个。就算是月岛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

 

赤苇:这么简单易懂的东西请别看漏啊,竖着读。

 

木兔:竖着读??

赤苇:月岛的信,请只竖着读每句话的开头部分。

 

木兔:从头开始每个字都?

赤苇:是的。

 

木兔:啊啊啊啊啊!!!!

赤苇:总算发现了吗。

 

木兔:诶,这不是那啥吗!!

木兔:心意传达给了月,然后两情相悦!!

赤苇: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木兔:黑尾!!!太好了!!!

赤苇:啊,没出现已读呢。

 

木兔:诶!?黑尾没在看吗!?

赤苇:明白了月岛信里的意思,现在正急急忙忙给他打电话吧。

 

木兔:哦——!是这样!

木兔:但是,月还真是别扭!明明不做这种暗号也可以的!

赤苇:也算不上暗号的程度吧。

 

赤苇:大概是觉得,这种程度的话黑尾さん绝对能够发现?

赤苇:然后,大概月岛也和黑尾さん一样。

 

木兔:是说?

赤苇:因为搞不懂在情人节送巧克力的黑尾さん的真意,以防万一做了能蒙混过去的保险吧?

赤苇:如果黑尾さん并不是这个意思的话,就打算当成笑话。

 

木兔:哇啊——……黑尾和月都好麻烦……

 

木兔:很般配啊,在某种意义上

 

赤苇:确实,同为别扭人呢。

 

木兔:但是啊,那两个人合起来不是感觉不错吗?

木兔:对了那个!什么锅配什么盖!!

赤苇:虽然那个不是褒义词……。不过说得真好。

 

 

 

【黑尾-月岛(免费通话)】

 

 

—喂?—

「喂喂月!!我也喜欢!!!」

 

—呜哇、好吵……请考虑下音量啊,想吓人一跳吗—

「吓人一跳的是你那边吧话说!!你这家伙,真是的……!吓死我了!!」

 

—音量!—

「啊,是」

 

—……邮包,寄到了吗?—

「寄到了」

 

—这样、嘛、太好了—

「……」

 

—……—

「那个,月」

 

—是—

「……啊啊,怎么办。从哪里开始说」

 

—什么啊,真是的—

「呀,着急给你打电话虽然是好事,但是脑子里乱得一团糟……」

 

—真稀奇呢,对黑尾さん来说—

「黑尾さん可是纤细的生物」

 

—好好—

「呜哇,这种说法和赤苇一模一样!你们在奇怪的地方还真像」

 

—因为我很尊敬赤苇さん—

「呜哇,真嫉妒~」

 

—……我也是—

「嗯?」

 

—我也,有点嫉妒这种时候被黑尾さん提到的赤苇さん—

「……」

 

—……—

「月」

 

—是—

「现在有点,我超级害羞」

 

—啊——……是,我也是呢—

「……」

 

—……—

「那个」

 

—是—

「一件一件说」

 

—是—

「首先,情人节没有好好正面告白,对不起」

 

—……我也是,绕着圈子回复,对不起—

「还有,其实,我不是自己发觉你那个绕着圈子的回复的……对不起」

 

—诶?那么,是……—

「……抱歉,让木兔和赤苇看了你的信。发现了的是赤苇」

 

—……呜哇——……—

「对不起」

 

—不、其实……呃、我也—

「嗯?」

 

—我也,把情人节的礼物拿给排球部的一年级看,所以平局了呢—

「啊,比如山口君?」

 

—日向和影山也……还有,发现巧克力上的文字的是日向—

「真的吗?被小不点看见了吗」

 

—对不起—

「怎么说呢,这是半斤八两?」

 

—是的呢—

「啊哈哈……」

 

—哈哈哈……—

「……」

 

—……—

「那,接下来……情人节,收到我的巧克力开心吗?」

 

—很火大—

「诶」

 

—以为是恶作剧,就像平时那些坏心眼—

「啊——……嗯」

 

—我以为,明明是情人节礼物,对于黑尾さん来说却只是开玩笑的程度,自己擅自变得很烦躁—

「……」

 

—……—

「我也是」

 

—诶?—

「一开始看过信,以为是字面意思,很消沉」

 

—啊啊,是……—

「还以为,月是打算我进入大学以后就和我断绝关系呢」

 

—……—

「……」

 

—大学应该是个能够自由享乐的地方吧—

「嗯?」

 

—虽然是套用哥哥的话,好像比高中时代更自由任性,价值观也有改变,视野也更宽广—

「诶……」

 

—黑尾さん是,能够享受有趣的环境的人呢—

「怎么说?」

 

—……开始新生活,到了那么有趣的环境,大概就会忘了吧,我不过是其他学校的后辈而已。所以那封信,有一半是真心哦—

「月」

 

—是—

「那个啊,月大概也是一样」

 

—我吗?—

「嗯。你也是,升上二年级会有后辈,乌野也一定会比现在更受人注目」

 

—那个……嘛—

「和以前不一样,申请和你们共同练习和进行练习赛的家伙有很多。和音驹枭谷以外的学校交流的机会也会变得很多的」

 

—……会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以后新的相遇和经验会让人眼花缭乱。在那些人里,我只不过是个在共同练习中一起自主练习的他校前辈而已吧?这种家伙肯定马上就会被忘掉的」

 

—……—

「……」

 

—只不过、什么的—

「嗯?」

 

—我没有觉得,只不过是个其他学校的前辈。确实说起来可能只有这些,但是我……—

「啊,抱歉。刚才是我不好」

 

—……不,我也—

「嗯」

 

—是我先说了,到了大学、什么的—

「……真难啊。因为我也还没去上大学,想象不来成了大学生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呢」

 

—是……—

「月也是,这以后的事情还不怎么清楚吧」

 

—是……真的—

「但是啊,至少,不只是其他学校的前后辈而已,所以现在我们才像这样在打着电话啊?」

 

—……—

「只有这个,如果不互相信任的话是怎么也不可能的呢」

 

—黑尾さん—

「嗯?」

 

—黑尾さん相信我吗?—

「怎—样呢—你这家伙性格又差又别扭」

 

—等下,居然还敢说别人?—

「啊哈哈」

 

—才不是啊哈哈吧—

「嘛,也不错吧?同是别扭人,在难以互相信任的地方反而能够相信呢」

 

—……—

「所以,我相信月哦」

 

—……那么我也—

「嗯?」

 

—我也相信『没有信用的黑尾さん』。因为是别扭的人—

「啊哈哈,不是正好吗」

 

—呵呵—

「什么呀,别笑我啊」

 

—黑尾さん才是—

「……谢谢你啊」

 

—不,我才是……谢谢—

「……」

 

—……—

「然后,进入正题」

 

—好—

「可以的话,我再好好说一次?」

 

—……好—

「我喜欢月」

 

—……—

「月,和我交往吧」

 

—……我、我也—

「嗯」

 

—我也、喜欢—

「嗯……」

 

—所以,请和我交往—

「……」

 

—……—

「谢了」

 

—我才是……谢谢—

「……」

 

—……—

「月」

 

—是—

「糟了,我害羞得要死」

 

—都说了我也是—

「但是喜欢你」

 

—……我也是—

「啊——真是,好想看看你的脸」

 

—请住手,我现在表情很过分—

「什么样的表情?」

 

—……怎么说,软巴巴的—

「呜哇,超级想看!」

 

—都说了才不要呢—

「嘛——……我现在的表情也不是能让你看的呢」

 

—什么样的表情?—

「笑嘻嘻的」

 

—不是和平时一样吗—

「才不是呢!要更、下流的!」

 

—所以说,和平时一样啊—

「好像被说得很过分!」

 

—呵呵—

「啊哈哈」

 

—……—

「……啊——真的现在就想去宫城」

 

—不行。毕业式是明天吧?—

「是这样呢……乌野是上周来着?」

 

—是—

「月,有哭吗?」

 

—我没有哭,但是有些人大哭一场—

「比如小不点?」

 

—日向也是,二年级的前辈全员都哭了—

「啊——……我们山本也会哭吧」

 

—黑尾さん呢?—

「我啊……嘛,从排球部隐退时打得够多了,已经没问题了吧」

 

—遗憾—

「什么呀,想看我的哭脸吗?」

 

—明明哭了的话我就能安慰你了呢—

「……诶,真的?」

 

—如果哭了的话,呢—

「诶,我哭我哭!现在就在大哭了呢!?」

 

—假哭是不承认的哦—

「嗷——!什么呀月超过分!!」

 

—啊哈哈哈—

「你这混蛋,居然笑我!真可爱!亲你丫哦!」

 

—那个请下次见面时候做—

「诶,可以亲你吗?」

 

—……不是也不错吗?—

「真的吗,可以吗」

 

—等等,请别确认好几次啊……不会很害羞吗—

「呀、因为,呐?」

 

—什么啊真是的—

「……」

 

—……—

「啊——好害羞」

 

—……是呢—

「但是,说真的」

 

—嗯?—

「下次见面,让我亲吧」

 

—……—

「什么啊,讨厌吗?」

 

—……不,只是—

「嗯?」

 

—这样的话,我想尽可能在没人的地方见面呢—

「重点是这个吗!」

 

—什么?—

「诶,什么,在勾引我?」

 

—怎么变成那样了?—

「啊——嗯——嘛、算了……」

 

—哈啊—

「……今天明天马上去虽然很困难,不过说真的大学开学之前要去一次宫城」

 

—认真的吗?不去毕业旅行?—

「不去旅行呢——虽然附近有几个人邀请我去千叶」

 

—然后,毕业旅行要一个人寂寞地来宫城吗?—

「去见可爱的恋人——这可是大事件,不是也不错吗?」

 

—……呜哇—

「你丫居然说呜哇」

 

—不、因为,总觉得有点……—

「什么啊?」

 

—……这么说起来,两个人单独见面、好像还没有过……—

「诶,什么啊这么可爱的反应」

 

—才不是……可爱,只是有点难为情—

「就是在说你这点可爱啊」

 

—啊——真是,我不管了……—

「啊哈哈」

 

—……呵呵—

「……」

 

—……—

「毕业、了呢……」

 

—……是呢—

「……」

 

—……—

「总觉得明天,还能和排球部和班级的家伙们互相打招呼,还有庆功宴什么的」

 

—啊啊,是这样—

「所以,虽然时间可能有点晚」

 

—是—

「晚上还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好……—

「嗯。那,明天见」

 

—……黑尾さん—

「嗯——?」

 

—恭喜你毕业—

「……笨蛋,月太早了」

 

—对不起,请也考虑考虑宫城和东京的时差啊—

「居然说时差,哈哈」

 

—呵呵—

「……在高中毕业之前实现了真是太好了」

 

—……—

「谢了,月」

 

—是—

 

「那,这以后也请多指教」

 

—我才是—

 

 

 

【木兔-赤苇】

 

木兔:呐呐!你觉得黑尾他们怎么样了?

赤苇:谁知道呢……不过不用担心,大概过几天就会被拼死秀一脸吧。

 

木兔:呜哇!像是黑尾会干的事!

赤苇:木兔さん不是有和黑尾さん约定下次见面吗?

木兔:对对!毕业之后见一次!

赤苇:那么,请尽情地被秀恩爱吧。

 

赤苇:期待着你的报告。

 

木兔:因为认识黑尾和月,总觉得怎么说,有点难为情呢!

赤苇:确实。

 

木兔:话说,赤苇也来嘛!两个人一起听黑尾秀恩爱!

赤苇:我也可以去叨扰吗?

木兔:才不打扰!赤苇来的话黑尾也会很高兴的!

赤苇:是吗……。

 

木兔:啥?赤苇怎么了??

赤苇:不,只是有点怀念和黑尾さん、木兔さん的三人组合。

 

赤苇:一年级的时候,合宿时经常是我们三个待在一起呢。

 

木兔:哦——!这么说来确实呐!

赤苇:乌野参加合宿之后月岛和灰羽也在,就没有过只有三个人一起的时候了呢。

 

赤苇:虽然也有后辈们很可爱,不想输给他们的动机在

 

赤苇:不过我很喜欢只有我们三个人待在一起哦。

 

木兔:真的吗!还以为赤苇总是被我们吓到呢!

木兔:因为除了打排球的时候,就算是看你的表情也搞不懂你是不是高兴!

赤苇:嘛,也有真的被吓到的时候。

 

赤苇:黑尾さん和木兔さん都比我年长,让我尽情撒娇,又很照顾我这个后辈,我很高兴。

 

木兔:非要说的话我倒是觉得赤苇照顾我和黑尾的时候更多呢!

赤苇:居然自己说出来了。

 

木兔:因为,从那个时候开始赤苇就很可靠嘛!

木兔:黑尾也总是这么说!那家伙也很喜欢赤苇呢!

 

赤苇:真的吗?

赤苇:这样啊,有点高兴呢。

 

赤苇:我,大概有一点点嫉妒月岛呢。

 

木兔:诶!?

木兔:难道赤苇也喜欢黑尾!?

赤苇:并不是,作为前辈倒是很喜欢。

 

木兔:哦哦!这样啊!呀吓死我了!

木兔:还以为月和赤苇之间会发生战争呢!

赤苇:怎么会呢。非要说的话,我也是很疼爱月岛的啊。

 

赤苇:只是,看到月岛被疼爱着,明明我和木兔さん黑尾さん相处的时间更长,确实有这样的心情。

 

赤苇:明明我也觉得月岛很可爱,很奇怪吧。

 

木兔:诶诶!?什么呀——赤苇!!

木兔:我和黑尾都是一样最喜欢你和月了哦!?

木兔:不黑尾不是呢!!那家伙比起最喜欢还要更喜欢月!没办法!!

木兔:但是比较来说我对赤苇是特别的哦!?

赤苇:啊——不是,并不是在怀疑这方面。

 

赤苇:还有,总觉得很抱歉。非常感谢。

 

木兔:别客气!

赤苇:只是我的任性而已。

 

赤苇:撒娇了很抱歉。

 

木兔:总觉得好少见啊这种!赤苇的撒娇模式!

木兔:没关系哦,赤苇!你都没有说过任性的话!偶尔也尽情撒撒娇任性一次!!

赤苇:非常感谢。

 

赤苇:但是,我至今为止已经向木兔さん你们尽情撒过娇了。

 

赤苇:一直都在说任性的话哦。

 

木兔:骗人——!都没听赤苇这么说过!

木兔:什么啊,在客气吗??

赤苇:不,并没有。

 

赤苇:真的说过了很多任性的话,而且也好好地实现了。

 

赤苇:所以已经没问题了。

 

木兔:真的吗~??

赤苇:话说回来,木兔さん还不睡吗?

赤苇:明天,在仪式中途打瞌睡我可不管哦。

 

木兔:呜哇真的!都这个时间了!!

木兔:睡了!!

赤苇:好,晚安。

 

木兔:啊!等下!

木兔:明天啊——毕业式结束了我要去活动室!

木兔:你们可别回去,好好等着哦!

赤苇:我知道的,和大家也都好好说过了。

 

赤苇:请放心睡吧。

 

木兔:哦!

木兔:那明天见!晚安!

赤苇:晚安。

 

 

 

【没有按下通话按钮的赤苇的独白】

 

「左侧

B快球

那边是诱饵

中央

擦边内角线

接球乱了,掩护

后退

靠边

交叉拦网

右侧

C快攻

再来一次

抱歉,有点晃了

A快攻

击球点抬高

直到赢球,无论几次

 

无论几次

 

无论几次,请扣球吧

 

就算三人拦网也统统打穿

 

无论几次,请把我的传球,击向对面……

 

 

木兔さん,我呢,一直都在说「拜托你了」。

一直在拜托大家,用我的传球决定胜利。

决定。

连续。

得分。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我的传球即是雄辩了吧?

每一次每一次都在对大家说着任性的话,然后愿望得以实现。

 

大概,实现我任性的愿望最多的就是木兔さん了吧。

 

我说过的无数次「拜托你了」,都得到了回应。

 

 

想要胜利。

想要进入下一场比赛。

想再一次,和大家共同站在赛场上。

 

虽然可能也有没实现的时候,我有好好记得,我的任性,你们想要回应着。

 

就算没有实现,就算觉得无法实现,我还是低语着「拜托你了」直到最后。

 

所以,我一定是队伍里最任性的人了。

 

大家也是,直到最后也一直陪伴着我的「拜托你了」。

 

至今为止,真的非常感谢。

 

发自真心,还想对木兔さん他们继续说任性的话。

 

但是这并不现实,我想,下一次会在新的队伍里再次任性下去。

 

下次,会赢。

 

想要胜利。

 

因为我很任性。

 

 

在这里,我会更加努力的。

 

是的,如果我更加努力,变得更强……

 

 

木兔さん,还想再次在你身边,说任性的话。」



(翻译中出错请指正(´・∀・`))

(月月的信部分已经尽力但还是很不通顺……土下座)

评论(10)
热度(228)

© Sator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