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无授权自翻]觉得后辈们可爱得不得了的前辈们的LINE[5]

打分请走→ P站ID:1265423 おっくんさん


(注意:本篇含有黑月要素)

作者语:

上午好!不吸取教训地又写了很多,所以来投稿啦☆

这个后辈可爱LINE系列得到了许多人的回应,真的非常高兴……!!Tag和评论都给我很大鼓励!!

我是被表扬的话就会很高兴,被煽动的话树都爬得上去系的单细胞女孩子☆(>ω<*)

这次比平时更短,但可以的话请享受接下来的内容♪

 

另外,虽然上次也说过了现在正在激情满满地写着限制级的内容,如果完成的话可能会偷偷投稿……☆

但是每个CP都好好吃好好吃,好犹豫要写哪一个啊(((┌(┌^o^)┐诶嘿!

 

※注意※

 

○本文采用小排球的大家用LINE交流的文体。

○大家很平常地在使用「www」和颜文字等等。

○时间和地点杂乱不明。

○笔者是漫画派,并没有阅读过小说,因此文中可能会有矛盾。

○在原作中没什么交集的角色们也在普通地用LINE对话。

○角色崩坏。

○特别前辈们基本上脑子都坏掉了。

○已经全文都乱七八糟了。

○毫无理由地变成了腐向。

 

就算这样也没关系!的大天使们请继续阅读——!!

 

 

【夜久-菅原】

 

菅原:夜久君听我说!!

菅原:我家的孩子们真的好可爱!!像天使!!啊,就是天使吧!!!

菅原:好想紧紧抱住他们!!!把他们一下子全都抱紧!!!!

夜久:哦哦,今天也是相当狂暴呢菅君…(^∀^;)

 

夜久:发生什么了??

菅原:问得好!那个——!我们的一年级全员都好可爱啊ー!(*>∀<)

 

夜久:菅君真的超级喜欢乌野的后辈们呢——

 

菅原:是呀(*´∀`)

 

菅原:今天四个人在晚饭前洗澡——

 

菅原:影山看着月岛问道「你比之前瘦了?」

 

夜久:啊——因为月岛君很瘦呢

 

夜久:这之前黑尾一边说「细过头了好担心」一边摸了月岛君的腰,所以踹飞了他

 

菅原:夜久君good job!之后我会揍黑尾的(´∀`)

 

菅原:然后,月岛好像量了体重

 

菅原:似乎比春天时候降了6kg……

 

夜久:诶,6!?(°Д°;)

 

夜久:虽然说是饭前,但是也相当不妙啊……

 

菅原:很不妙啊……特别月岛本来就是瘦弱的体型,现在更~(^^;)

 

菅原:然后一年级全员面色苍白地跑进食堂……

 

菅原:影山日向山口三个人一边喊着「总之给我吃!!」「快吃!!」「月月月月月!!!」把他的盘子堆得高高的

 

夜久:等下有个奇怪的孩子ww不,某种意义上是正常运转吗ww

夜久:但是,月岛君好像很讨厌这种的吧……你看,和研磨很像,都是现代孩子(^_^;)

 

菅原:那个呢,只有这次,就算是月岛也说「真吵啊,我也知道很糟糕,会好好吃饭的」把盘子里的东西老老实实地吃掉了!

菅原: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努力吃东西的月岛

 

夜久:嘛,毕竟瘦了6kg呢……

 

夜久:真是的,那个身材到底怎么减了这么多体重啊

 

菅原:本来月岛是不太做自主练习的,合宿中和木兔啊黑尾啊他们做了很多吧??

夜久:嗯,好像经常陪着黑尾他们!

菅原:最近在乌野也留下来练习,在其他地方好像也有在做练习呢~

 

菅原:也就是说只是单纯地增加了运动量,但是看来食量还和之前差不多……

 

菅原:明明有点饿,却因为很麻烦就只和以前吃得差不多,之后就这样不管了(=ω=;)

 

夜久:又是这样……

 

菅原:被听了事情经过的大地狠狠地说了一顿哦,月岛

 

夜久:也是啊…(^_^;)一年级更是,吃饭也是一种练习呢。

 

菅原:就是说啊~。然后,日向他们三个说「我们会监督月岛好好吃饭的!」

 

菅原:总之在合宿中要一日三餐轮流监视月岛不准逃饭,以这样的名义一起吃饭!

夜久:逃饭真是厉害的词

 

夜久:话说回来,乌野的一年级们关系这么好啊——。

 

夜久:看到他们互相担心,总觉得团队合作什么的精神在萌发,真高兴。

 

菅原:对,就是这样……!

菅原:虽然月岛和影山总是吵架,但就算这样还是在认真担心着队友,好可爱……!

菅原:还有嘛,单纯地那四个人一起吃饭每天能看到三次!天国!(*´∀`)

 

夜久:菅君幸福的话比什么都好(笑)

 

夜久:啊。

 

夜久:抱歉,刚才正讲着,黑尾去了你那边的房间去逗月岛君了……

 

菅原:好,揍黑尾(´∀`)

 

 

【西谷-田中】

 

西谷:龙!!听我说!!

田中:怎么了小谷桑!?

西谷:今天部活之前影山找力搭话!然后搞错了把力叫成妈妈了!!

田中:真的吗!!搞砸了啊那家伙!!

西谷:但是很可爱吧!?

田中:真可爱!

西谷:然后,不知道为啥力的脸和影山一起,变得比影山还红,还很难为情地笑了!!

田中:缘下这是那啥吗!母爱吗!

西谷:就是这个!力也很可爱呢!

田中:真可爱!

西谷:就这些!!

田中:哦!!

 

 

【TEAM☆青叶城西3年生(4)】

 

松川:刚才在便利店偶然看见国见和金田一去买东西吃

 

松川:然后一起吃着包子回去了

 

花卷:诶!真好啊,也叫上我啊!

松川:抱歉咯

 

及川:哦哦~☆国见酱和金田一偶尔会两个人一起去买东西吃呢!我也看到过♪

 

岩泉:虽然和国见说过就算买零食吃也要好好在家吃饭,但是我很担心他会不会在附近随随便便解决掉晚饭

 

松川:你是他妈吗w嘛,金田一也和国见这么说过w

 

花卷:你这家伙好好吃饭啊之类的?ww

松川:对,就是这种感觉w

 

及川:金田一也对国见酱保护过头呢!不,比起保护过头还是多管闲事??

岩泉:不管哪个都很可爱

 

松川:真的。

 

松川:然后,正是这个好管闲事的故事

 

松川:在包子的柜台前,国见很烦恼不知道要选肉包还是豆沙包。一声不响地摆着张认真脸盯着柜台

 

花卷:好可爱,像猫一样ww

松川:嗯,是那种感觉w

 

松川:之后,金田一对国见说「我买肉包,你买豆沙包吧。然后一人一半」

 

松川:然后两个人就把买的肉包和豆沙包分着吃了……国见表情很幸福……

 

及川:呜哇好可爱!金田一超级好孩子啊~!!像哥哥一样!(*´>ω<)

 

花卷:我记得那两个人平时也在做这样的事!之前也把在学校商店买的甜面包和咸面包分着吃了!

及川:啊——确实有在做!冰淇淋和果汁也是!

及川:国见酱意外有谜之怪癖呢~☆经常能见到他犹豫选哪个才好!

花卷:然后,这次金田一也分给他一半呢

 

松川:看来是的。

 

松川:一边分着肉包,国见对金田一说「一直以来谢谢啦」

 

松川:已经只是那个场景就好可爱好可爱浑身颤抖着

 

花卷:西野加奈???www

 

岩泉:好想有钱……

 

及川:岩酱??www

 

松川:突然怎么了www

 

花卷:有钱www诶??www

 

岩泉:因为实在太可爱,想把包子和柜台一起买下来……那干脆连着便利店一起买下来……

 

松川:快住手www从前辈那里得到便利店会很为难啊www

 

松川:嘛,倒是懂你的心情……

 

花卷:嗯,想给他们买下来啊

 

及川:嗯,想给他们买下来呢

 

及川:但是,比起这个更想看他们两个分着吃呢!

松川:说得对

 

花卷:说得对

 

岩泉:你们是天才吗

 

(松川的话捏他了西野加奈的歌《会いたくて会いたくて》中:会いたくて会いたくて震える 好想见你 好想见你 浑身颤抖着 ←这句歌词)

 

【茂庭-鎌先】

 

茂庭:青根一直很苦恼电车上谁也不坐在自己旁边

 

茂庭:二口说「为了我把旁边空出来了吧?青根真温柔——」坐在他旁边多管闲事

 

茂庭:二口这么好的孩子让我好感动

 

鎌先:为啥你丫一个人看这么可爱的场面啊,总之发彩信

 

鎌先:不对等下,这是电车里的事吧?说真的你丫从哪里看到的这些啊……

 

 

【黑尾-赤苇】

 

赤苇:那个,对不起

 

赤苇:可以的话能听我讲讲吗……?

黑尾:哦——怎么了?

赤苇:有点想要忏悔……

 

黑尾:忏悔!?对着其他学校的前辈!?

黑尾:说真的怎么啦,发生什么了??

赤苇:不、那个

 

赤苇:是相当低俗的话题,没问题吗?

黑尾:嗯、嗯嗯?(Wω〒;)?

黑尾:嘛、没问题……

 

赤苇:非常感谢。

 

赤苇:今天练习结束后扫除合宿场地,我负责洗衣室。

 

黑尾:啊啊,把洗衣机全部抬出去再扫除地板吗?

黑尾:真辛苦啊~。我是负责体育馆仓库所以还比较轻松

 

赤苇:是的,而且分配到的人数很少,劳动相当辛苦呢。

 

赤苇:然后,同样负责洗衣室的还有灰羽和月岛……

 

黑尾:列夫给你们添麻烦了吗??

赤苇:不,灰羽力气很大,一直精力充沛地打扫着。月岛也是不管怎么说都很认真,表现都没什么问题。

 

赤苇:……之后,要搬洗衣机,有几个应该是之前还被使用过。管子里还有积水。

 

黑尾:啊——那样的话拔掉管子水就会砰地溅出来,会吓人一跳呢——

 

赤苇:是的。没有积水的话一个男生就可以搬走。但是如果有积水的话就需要两人保持水平搬运,不然就会被浇个透湿。

 

赤苇:然后,月岛想抬起来的那一台似乎恰好是有积水的,中途灰羽帮忙,两个人搬到外面……

 

赤苇:那个,当时的对话……

 

黑尾:嗯?

赤苇:我当时面朝别的方向在扫地板,背对着他们只听到了对话↓

 

赤苇:「月岛——,一个人可以吗??」

           「嗯——……啊、不行、好像要出来……啊」

           「诶?哇……啊——啊、月岛好湿」

           「呜哇……真的、这个不可以、只有我自己不行……」

           「嗯没关系!我也一起……」

           「嗯、快一点……呃……好像又要出来了」

           「OK——交给我」

 

黑尾:…………这个www

 

赤苇:……只是在运洗衣机而已。

 

赤苇:这些孩子在说什么呀!?回头一看两个人正融洽地搬着洗衣机,反而是我在说什么呀……

 

赤苇:从心底里嫌弃这么邪恶地想着两个一年生的自己……orz

 

黑尾:不www这个没办法www

 

黑尾:这种的我也会这么想啊www可以的话真想代替列夫www

 

赤苇:自己一人在扫除中途超级慌乱,真羞耻。

 

赤苇:总觉得有点色气啊,以那两个人为对象……orz

因为两个人都很累,气喘吁吁地声音很高……orz

 

黑尾:赤苇www别消沉啦没办法啊毕竟是青春期www

 

赤苇:这种事本来该一个人藏在心里的……。

 

赤苇:但是不和谁讲一讲的话就很不舒服……。

 

黑尾:是啊www这比起一个人负担还真是奇迹的对话www

 

赤苇:对不起,选择黑尾桑吐槽这件事。

 

黑尾:没关系www我觉得这个还是不要和木兔或者泽村说比较好www

 

黑尾:……但是真好啊。我也好想听,月月的喘息声

 

赤苇:那个,请别把我刻意模糊的话用直球说出来好吗……?

 

 

 

 作者语:

搬运洗衣机的对话是买新洗衣机时我听到的真事。抱歉啊两位年轻的配送小哥,姐姐一面看着你们劳动一面妄想着超级低俗的东西…(^p^)

 

之后是赠品,有和朋友讨论捏他和开发脑洞,正文在这里结束!因为不是规规矩矩的脑洞案件,觉得棘手的人请积极地跳过☆(>∀б)

 

 (之后是关于Sound Horizon的《Marchen》这张专辑的一些梗,因为作者和友人脑洞实在很大又有趣就翻译了一下w个人觉得没有听过也不会很影响)

 

赠品

 

※只有懂的人才会懂,这样的友人I和我的对话↓↓

 

我「那啥,不是有SH的Marchen吗?」

I「嗯?」

我「Elisabeth啊……我觉得让月月来演一定超级可爱……(认真)」

I「啊——因为是金发呢」

我「对对,然后最重要的是虽然很清纯却又很坚强!因为月月是纯白的!!(认真)」

I「这样说来Marz是……啊,果然算了」

我「拜托让黑尾桑来当クロ月好吃拜托让黑尾桑来当」

I「都说算了!快闭嘴!」

我「クロ月……(´・ω・`)」

I「嗯?但是确实Marz在Elisabeth的歌中被比喻为月光了吧?非要说的话更适合当Marz的是月月吧?」

我「啊——……嘛这样也很帅呢~。这样的话Elisabeth是山口?」

I「不,Marz是『月光』所以是月月对吧?那Elisabeth是……」

我「诶多,『白鸟』?」

I「好,就决定是牛若了wwww」

我「等wwwww假的吧wwwww」

I「只有粗大事的预感wwwww」

我「牛若酱怎么会会老老实实地被处刑wwww链子好像会被切烂wwww」

I「啊www按照这个演员表的话テッテレ王子就是矢巾了呢wwwww」

我「这么突然wwww诶,为啥??wwwwww」

I「大王样的后继者=下一任王=王子wwww」

我「好可怜wwww被流弹击中了wwww」




(翻译中出错请指正(´・∀・`))

评论(7)
热度(204)

© Satorero | Powered by LOFTER